公知为三文鱼“洗地”的“大型翻车现场”

林爱玥 2020-06-15 浏览:
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公知把疫情说得要多严重有多严重,是为了给中国抗疫添乱,给疫情中的中国人添堵,很多人应该都还对公知炒作“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带来的恐慌感记忆犹新吧?而公知现在炒作“过度抗疫”,不过是在英国、美国等“民主国家”疫情失控后想拖中国下水罢了。炒作的对象不同,思路不同,但对中国的敌意丝毫未变。

公知为三文鱼“洗地”的“大型翻车现场”

最近几年,很多公知从网络销声匿迹,让吃瓜群众感慨少了很多乐趣,以至于有人强烈呼吁“善待公知”,对此,个人严重同意——至少公知能极大程度的满足吃瓜群众智商上的优越感。

这不,自从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介绍,相关部门针对商品及相关设施的抽检中,在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后,马上就有公知跳出来为三文鱼“洗地”,而且角度还很奇特。例如,有人说“三文鱼连肺都没有,哪来感染?”此言一出,网络上一下子又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有网友马上质疑:“门把手有肺吗?”“案板上检测出病毒看不懂?”同样,还有人反唇相讥“粪便也没有肺,为什么会有‘粪口传播’呢?”当然,我并不认为这么简单的道理此人会不知道,而极有可能是“日本料理店顾客瞬间锐减”让这位知名的“知日派”坐不住了,才会方寸大乱胡言乱语吧。

与三四个月前公知把新冠病毒描述得极其恐怖不同,这两天公知都在极力淡化病毒的危害,理由则是经济同样重要,何其冠冕堂皇?

看看几个月前公知是如何描述新冠病毒的吧:“疫情比先前预计得严重。传染速度更是比人们想象得快。而其诡谲神秘的状态,让有经验的医生都捉摸不透。”“有些人明明已经好转,突然间又急转直下生命垂危。而有些人分明感染了,却又什么事都没有。这个幽灵一样的冠性病毒,就是这样四处流窜,随时随地让人猝不及防。”

那个时候,公知几乎用着写恐怖小说的心态描写新冠病毒,将新冠病毒说得简直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让人听了头皮发麻、脊背发凉。诚然,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国家对疫情的控制更有心得更有把握,民众对疫情的心态更为平和更为理智,可这并不能作为我们掉以轻心的借口,特别是在疫情可能出现局部反复的情况下。

道理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可为何公知却突然“豁达”起来,异口同声说不可“过度抗疫”了呢?这变化的是不是太大太快了?是几个月前经济不重要,还是现在新冠病毒危害减轻了?当初,有些地方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提前复工复产,公知说的诸如为了GDP不顾老百姓死活之类的屁话,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吧,怎么现在到了公知嘴里又成了“牺牲民生经济太愚蠢了”?合着在公知眼里,别人怎么做都是错的,只有公知永远是对的?

公知为三文鱼“洗地”的“大型翻车现场”

防控措施越严,防控效果越好,经济损伤越大,反之,防控措施越松,防控效果越差,经济损伤(暂时)越小,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而在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之前,我们只能选择经济为生命和健康让步,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种小孩子都懂的道理,一向脸皮厚出天际自诩身怀经天纬地之才,通晓治国安邦之道的公知反而会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可能的,装疯卖傻才是真的。几个月前,死一个人公知就呼天抢地,说什么死者不是冰冷的数字,而是活生生的人,甚至脑洞大开要建什么“哭墙”的,怎么现在一下子画风突变又觉得死些人无所谓了?

中国人讲万变不离其宗,尽管画风突变,不过,公知的变还是有迹可循的。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公知把疫情说得要多严重有多严重,是为了给中国抗疫添乱,给疫情中的中国人添堵,很多人应该都还对公知炒作“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带来的恐慌感记忆犹新吧?而公知现在炒作“过度抗疫”,不过是在英国、美国等“民主国家”疫情失控后想拖中国下水罢了。炒作的对象不同,思路不同,但对中国的敌意丝毫未变。

一定要对公知炒作“过度防疫”这个伪命题提高警惕。防疫只有够不够好不好之说,而绝没有“过度”的说法,特别是在人类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不够深,对付新冠病毒的方式还不够多的情况下,更应该严阵以待严防死守,将各种可能有效的措施都用上才是,否则,无论因任何意外导致疫情失控都是不可承受更是不能原谅的——是我们自己无法原谅自己。

跪安吧,一切丑陋却依旧活着的灵魂!

【林爱玥,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林爱玥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林爱玥
林爱玥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