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美籍华人眼中的美国种族歧视

胡新民 2020-05-30 浏览:
许多美籍华人都在绞尽脑汁融入美国主流社会,以免被歧视。但是,罗大佑《东方之珠》歌曲中的“黄色的脸”,成为了他们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障碍。因此,有华人学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仅仅有百分之百的诚意表示拥护“美国价值观”这样的条件还是远远不够的。要做得彻底一点的,只有千方百计与白人或者是华人以外的族裔联姻。然后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消除这种歧视。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美籍华人眼中的美国种族歧视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长期存在种族歧视,这是一种客观事实。尽管美国政府为了体现“人权天赋”,多年来作了很多政治正确的宣教,一般人都会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行,努力避开种族方面的话题,但是,一旦深入了解了这个社会,或者在一些特别的时候,例如“9.11事件”、眼下的新冠肺炎蔓延的时候,就会比较容易感受到社会上那种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所有的少数族裔中,实际上华人是最受歧视的。不少人以为最受歧视的是黑人,但事实并非如此。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就是,如果没有黑人上世纪60年代锲而不舍的民权运动,华人遭受的歧视会更多。因此,美国社会一般认为,如今华人比几十年前有更多的机会移民美国,享受到美国的福利,主要还是沾了那次民权运动的光。也正因为如此,在黑人或者其他少数族裔与华人发生矛盾,尤其受害者是华人的时候,美国社会可以做到漠不关心的状态。关于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特别是对华人的歧视,两位美国著名华人陈香梅女士和王冀先生的亲身经历,是很有代表性的。

陈香梅是当年美国航空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的夫人。1958年陈纳德去世,陈香梅于1960年从台湾移居美国。1963年,陈香梅受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委任,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工作的华人。此后,她先后被八位美国总统任命为政策顾问。她在1979年中美建交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中均有参与。1981年,她作为时任美国总统里根的特使访问中国,受到邓小平的接见。此后又多次往返美国、中国大陆和台湾。2015年9月,习近平向陈香梅颁发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陈香梅1960年从台湾移居美国后,尽管算是逐步进入了美国的主流社会,但对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特别是对华人的歧视,感受很深。这在她的著作《我与中国》得到了体现。

在《我与中国》中,有一篇附录《我所认识的陈香梅》,是与陈香梅相交甚深的美籍华人著名商界人士朱伯舜。文章说:

【“她作为一名美籍华人,对东方人在美国受到种种歧视有深切感受和同情。华盛顿排斥东方人,有些公寓不租给有色人种,作为陈纳德的太太虽然未受影响,但美国人歧视东方人使她很不舒服。”(陈香梅著:《我与中国》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9年9月 第296页)

朱伯舜的说法没有错。陈香梅在《我与中国》中,有两篇文章提到了这个问题。

在《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中,她回顾了来美国后的“风风雨雨”三十年,发现“美国现在还是有种族歧视,什么对黑人呀,反亚裔啊,搞来搞去。”(见该书第263页)

陈香梅对华人在美国的尴尬身份,观察很深,感同身受。在《金圆券与美国签证》中,她写道:

【“土生土长的华侨99%是纯粹的美国人,除了不是黄头发、蓝眼睛、白皮肤之外,他们和美国人无差别,不过因为美国多少年来对种族歧视与偏见,他们仍然不能得到完全的平等待遇,因此这些人之中,常过于自卑或自大。”“美国人倡导人权,但有许多情况又不能不屈服现实,于是有了多种标准。”(见该书第239页)

陈香梅在《为中国的前途而努力》一篇中写道:

【“中国人在海外有成就的实在不少,尤以在学术与科技方面。但中国人到处受排挤,到处受有形无形的歧视。”“但中国的前途、命运不在美国,不在海外。”】

她举出中国人海外受气最典型的例子:

【“美国底特律城的陈果人被杀事件,就是中国人在海外受气最明显的例子。白人父子硬生生地把一个无辜的中国人活活打死,法官在人证物证之下只判两个杀人者3000美元罚金,无罪释放;假如被杀的是白人,是黑人,或是犹太人,法官绝对不敢如此荒唐。我为此事曾亲自见了司法部长史密斯,并请他调查此案,他答应了。虽然也还有不少人游行抗议这种种族歧视,但我可以预期后果,那就是不了了之,其原因是中国人在海外太没力量了。”(见该书第250、251页)

琢磨琢磨陈香梅的这段话,对于全面了解美国的司法独立、官民对话、言论自由和游行自由等等,是很有帮助的。

当然,在美国多年来反对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宣教下,各个族裔的人在言谈举止上会十分小心,这也是多数在美华人可能并未那么强烈感受到来自其他族裔的明显与直接的歧视。但是,当遇到某种特别的情况下,这种埋藏在心底的歧视就会“脱口而出”。最近的例子就是特朗普对待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和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女记者蒋为佳(Weijia Jiang,音译 大陆出生)表现出来的态度。前者是华裔美国人(即出生在美国),后者是美籍华人(即出生在中国大陆等美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不过,现在一般都统称美籍华人。

关于骆家辉,美国的《大西洋月刊》报道了骆家辉本人在得知他被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暗示为是中国官员后的反应:愤怒。

从报道来看,他的愤怒在于:仿佛亚裔美国人,不论他们是第二代、第三代还是第四代,都仍然会被特朗普所代表的这种种族主义的刻板偏见给视作“外国人”,然而爱尔兰裔或波兰裔的美国人却不会面临这种情况,不会被人暗示为“外国政府官员”。

就连之前曾表示亚裔美国人应该更多效忠美国(也就是融入美国主流社会),才能避免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遭到歧视的美国总统前华裔参选人杨安泽,都认为特朗普的这段将骆家辉描述成是中国官员的竞选广告令人“极为愤怒”。

这是发生在4月13日的事情。5月11日,在白宫记者会上,当蒋为佳向特朗普提到关于在新冠疫情期间美国人每天都在丧失生命的问题时,特朗普回答:

【“全世界到处都有人失去性命,没准这是个你应该去问中国的问题。不要问我,去问中国这个问题,OK?你问他们这个问题,你可能会得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回答。”】

蒋为佳立刻有所觉察,向特朗普追问:

【“先生,为什么你要特别对我说这番话?让我去问中国?”】

对此,美国民主党众议员、台湾出生的美籍华人刘云平怒批道:亚裔美国人也是美国人。我们有些在军队积极服役,有些作为医务工作者在抗疫前线奋战,有些是像蒋为佳这样的记者。不要分裂我们国家。

在这次新冠肺炎肆虐美国大地之时,一些美国华人写的抗疫日记中,展现了在“阴影中看到阳光”情景。他们中很多人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种族歧视。笔者相信这也是事实。但是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华人都是属于中产,住在郊外,人烟稀疏,外出开车。即使在外面走走遇到人,互相也是打个招呼或者点点头而已。即使在他们上班得时候,也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自己的业务打理好就行了,特别是在中餐馆和洗衣店这一类华人的传统行业中。(下面王冀的回忆提到了政府机构中的华人的情况)。但是一深入到社会实际中,特别是遇到某些突发事件的时候,则不然。5月15日的美国留学生办的《北美留学生日报》(创办于2013年)中的《美国华裔医生太难了!一边被种族歧视,一边冒着生命危险救人》一文写道:

【“自从3月中旬特朗普将新冠成为‘中国病毒’开始,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亚太政策与规划委员会就收到了1100多份关于新冠病毒的种族歧视事件的报告。
“尤其在特朗普开始实行‘将责任推卸给中国’的战略之后,很多在美亚裔都表示他们经历了口头或身体上的威胁和骚扰。”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住院医师陈复(音译)博士是一名亚裔移民二代,他的父母住在南加州。”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他的父母每天都要和他保持一次通话。就像很多留学生的家长那样,他的母亲每天不听到他打电话过去抱平安就会担心到无法入睡。”
“和我们不一样的是,我们只需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而他却要遭受着身心的双重折磨。
一方面,他以一线医生的身份著称,另一方面,他却因为自己华裔的身份经受着来自社会各界的歧视和打击。4月初,陈复博士在《时代》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他除了与一场前所未有的医疗危机作斗争之外,自己也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几个星期前,我在上班路上走在地铁里,穿着明显是医务工作者的衣服。一位先生突然走到我面前,开始用种族歧视的语言冲我大骂,内容大多数都是针对我的中国血统。’”
“不光他自己,他的朋友和家人在病毒肆虐美国之后都经历过类似的种族歧视。他的母亲在加州一家很大的医院做临床实验科学家。疫情变得愈发严重之后,她的车后视镜上因为挂着一些中国的小挂件而被人砸了,然而对方什么也没拿走,很典型的仇恨犯罪。当他母亲把自己的遭遇告诉她的朋友们时,他们全都表示有过类似的经历。”】

那些“通过多年的努力赢得了病人的信任,并成功穿上了这身让他们引以为傲的白大褂的华人,在疫情爆发以来,他们遭受了很多白眼和误解。”因而“对此感到无比失望,‘从前我以为种族主义是只有特定的种族群体才会真正经历的事情,在我们内部它应该是被忽视的东西。这次的事件是一个挑战,它让我们开始思考,应如何正确对待科学以及平等对待所有人’”。

这篇文章写道,一些华人医生一起录制了一段视频,发布在在社交媒体上。视频中,原本意气风发的医生一个个手里举着一块白板,上面写着针对亚裔的侮辱性语言:

【“这是中国病毒”“滚回中国去”“你是一个恶心的吃蝙蝠者”。】

然后他们分别由衷地说出了类似“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热爱我的城市洛杉矶”这样的话,而且展现了他们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身影。这个视频的组织者说道,

【“我看到了太多针对亚裔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仇恨和暴力行为,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些无助和无辜的人们,他们在历史上一直保持沉默,无法保护自己。我们制作这个视频是为了表明,我们都是人类。”】

许多美籍华人都在绞尽脑汁融入美国主流社会,以免被歧视。但是,罗大佑《东方之珠》歌曲中的“黄色的脸”,成为了他们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障碍。因此,有华人学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仅仅有百分之百的诚意表示拥护“美国价值观”这样的条件还是远远不够的。要做得彻底一点的,只有千方百计与白人或者是华人以外的族裔联姻。然后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消除这种歧视。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只有中国真正强大起来,无论是海外华人,还是生活在两岸三地的中国人,才会逐步消除以找个“洋人”为荣的现象。

在美国政府机构工作了一辈子的王冀先生的感受更加深刻一些。

退休后担任华盛顿美中政策基金会主席的王冀,出生于民国政要家庭,1949年赴美国求学,1957年进入美国国会图书馆工作,1975年担任国会图书馆中文部主任,直至2004年退休。20世纪70年代,王冀受美国国务院指派秘密访问大陆,为中美两国文化交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95年,发起并成立了美中政策基金会,旨在加深美中两国从高层到民间的广泛交流。王冀先生交友广泛,常年频繁穿梭美国与中国、大陆与台湾、香港与内地之间,不仅与台湾地区的国民党领导人交往密切,而且与中美两国的政要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亲身见证并参与了中美建交、中美文化学术交流、江泽民与胡锦涛访美接待等重大活动,并一手策划了1995年宋美龄在美国国会的演讲、2006年连战访问大陆等重大历史事件。

2012年9月,王冀的回忆录《从北京到华盛顿——我的中美历史回忆》由华文出版社出版。他在《美国种族问题》一节中认为“美国的种族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写道:

【“我来美国57年,虽然表面上美国反对种族歧视方面有很大进步,但种族偏见在很多白种人心底里是根深蒂固的。
(美国民权运动以后)“直到现在,虽然黑人争得了他们的政治权利,种族隔离制度被全面废除,但美国的种族偏见依然很深。比如在国会图书馆,平时中午吃饭的时候,都是白人和白人坐在一起吃饭,黑人和黑人在一起,外来族裔在美国人心底里是不能完全认同。从中国来的女性,如果嫁给了美国人,找工作要容易许多。”(见该书第143页)

国内不少女读者在看到媒体上文章,特别是配有图片的中国女人嫁给美国人那副幸福的模样后,羡慕不已。这也是很有道理的:终于可以开始融入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主流社会了!

如果是男性华人,要尽快摆脱受歧视的地位,找个美国女人结婚难度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有些男性华人就采取极力与中国划清界线的办法,以至于时常做出一些非理性的极端行为。王冀在《在美华人》一节中写道:

【“不少华人在个人地位提高之后往往总是把中国描述得很不堪。华人之间也不够团结,在美国的日裔议员总是替日裔居民声张权利,韩国裔总是帮韩国人说话,而华人却往往不为中国人做事。而且想来自于俄勒冈州的国会众议院议员吴振伟,(此人因涉性丑闻于2011年8月辞职----笔者注)在当选议员后一直站在反对中国的立场上,说中国独裁专制等等。有一次我带领一个来自中国的考察团在国会一带参观,正好碰见他。他走过来对考察团团员说:‘我告诉你们,这里是美国,是自由平等的国家,和你们国家是不一样的......这种无礼的行为让我和美国陪同人员都很尴尬,无论政治观点如何不同,面对远道而来的客人也不应该有这样的举动。”(见该书第147页)

在第四章《国会图书馆的岁月》中,王冀写道:

【“在国会图书馆这样组织机构庞大的机构也有歧视,内部不平等的情况确实存在,尤其是对黑人的歧视。”】

但是,黑人们组织起来进行抗争,这就是1967、1968年的黑人民权运动。当时,图书馆的黑人也提出联合华人等亚裔工作人员一起诉讼国会图书馆。但当时的东方部的华人领导怕惹祸上身,就没有和黑人一起抗争(当时全美国华人都没有参加)。最后,黑人的民权运动取得了胜利。现在美国国家广场的设立的五位美国伟人(华盛顿、杰佛逊、林肯、罗斯福和马丁·路德·金)纪念场所中,马丁·路德·金就是当年的黑人民权领袖。

【“所以,后来的图书馆副馆长以及其他很多部门都有黑人出任主管,而亚裔主管依然是凤毛麟角。”】

王冀在书中还披露了另外一些与种族歧视有关的现象:

【“在美国这样一个提倡民主的国家也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在国会图书馆这样的机构中有一些内部操作过程既不公开也不公平,尤其是一些人事处理方面的荒唐做法,有很多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一面,在美国这样的法治国家是不可思议的。”(见该书第128页)

他特地举出了自己亲历的一个例子。在1993年图书馆全球招聘东方部主任时,本来就他的能力、资历和名望,肯定非他莫属。但是由于内部操纵,结果选中的是一位不识中文的外行女性。

【“全图书馆上下都很吃惊,大家都没想到为什么会选她,甚至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最后能被选中。我的朋友们都很生气,都动员我去采取法律手段。律师告诉我:‘这个官司应该可以打赢,但至少要3年时间的准备,这3年里精神上、心理上的不愉快你是否可以承受?’”】

王冀再三考虑,只得放弃了事。(见该书第121页)

王冀是2004年退休的。在他退休后的十多年里,美国的种族歧视、特别是对华人的种族歧视情况,又有些什么变化呢?

2018年10月18日,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发表了王冀的文章,题目是:《华裔在美国正承受仇恨和偏见》(《参考消息》10月19日在第三版转载)文章写道: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也是一个多样化的国家。它是不同文化和身份的熔炉。或者至少,我们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我是1949年以高中生的身份来美国的,本不打算留下来。最终,我开始接受在美国的生活,这个新国家变成了我的家。”
“在美国生活了近70年后,我甚至难以想象以其他地方为家。然而,我今天生活的美国已不是我记忆中的美国。它不是那个欢迎我这个年轻人的国家,也不是那个让我爱上和落地生根的国家。吸引那么多人到美国来的包容和充满希望的形象,正在被‘滚蛋’的标语所取代。”
“与其他500万华裔美国人一样,我正在努力调和自己的美国身份与美国现在充满敌意的环境。”
“如果我现在是一名17岁的中国留学生,我不确定自己会留在美国。”】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华早报》的这篇文章后面,有不少留言都表达了同样的心声。特摘录有代表性的几则:

priscillaferguson:作为一个第三代华裔美国人,很多年前我在洛杉矶警察局入职前也曾由于自己的华裔背景受到审查。我通过了笔试、面试和体检,却卡在了19世纪末从中国广州来到美国的祖父身上。又过了6个月,我才通过背景调查,家里三代人都被查遍了。不过我很自豪自己能成为《平权法案》的受益者,我因此得以考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当时学校里亚裔学生的人数还非常少。“欢迎来到美国……这是一片自由之地、勇敢者的家园”——这的确是真的,不过你得首先是个白人才行

DavidTNg:纵观历史,一旦主导性的强权衰落,其他国家就会取代其位置。历史上的中国也许就是最好的例子,如今美国也在面临这一难以避免的命运。美国的白人统治阶级会条件反射般地将华裔当作替罪羊,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美国社会怎么怨恨华人都可以,但他们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欢迎来到21世纪!

VG:我这辈子都生活在美国。亚裔和其他少数族群从未受到过公平对待。我并不是说每个白人都是种族主义者,也不是说作为少数族裔你没有成功的机会,那种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在这个国家是无处不在的。作为少数族裔,你得不到法律的公平对待,你得不到平等的机会,而且还要不时面对各种种族冲突。最近发生的针对华裔的这些事件不过是凸显了美国的种族问题,将华裔放在了种族问题的风口浪尖上,另外还有墨西哥裔、穆斯林等等……这个白种人的美国到了该检讨自己的时候了。

Stone Lion:自从白人殖民者从北美原住民那里抢走土地之后,华裔是唯一公开地、有法律依据地受到歧视的族群。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说明了这一切。当时华裔并没有今天这种“共产主义者”、“盗窃美国工作岗位”、“盗窃美国技术”以及其他一些想当然的罪名,但他们还是受到了歧视。这证明,无论你对美国多么忠诚,这个国家最终还是会针对你。如果有一天美国与中国开战,我个人认为这是难以避免的,华裔美国人肯定会被集中关押起来,就像二战时日裔美国人受到的待遇那样,而且华裔受到的待遇会比日裔还要糟糕。我建议,如果你还能走,就离开这个国家吧。

Mount Sandalwood:才开始有这样的感觉?太可笑了!我就住在美国,而且是在全美亚裔人口最集中的城市,很久以前我就感受到人们对亚裔的敌意了。我是1969年来美国的,最初人们敌视中国是因为它的“红色”政权,而且这个理由实在是再方便不过。随后,理由变成了“中国人抢走了美国理工科人员的工作岗位”,这个说法表面上还可以接受。然后,随着访美中国游客的增加,理由又变成了“举止不雅的中国游客”,即便美国的旅游业收益匪浅。最近,理由是“中国制造业抢走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工作”。作为华裔,我们总是被视为对美国造成麻烦的人,虽然印度裔也有这个问题,但程度要轻一些。俄罗斯裔、亚美尼亚裔、伊朗裔和东欧人也都受到歧视,,但程度比印度裔要更轻一些,因为他们长着一副白人面孔。越南人、韩国人和老挝人等亚裔族群因为长得像华人也都受到歧视。简而言之,华裔在美国是不受待见的,除了我们的华人身份没有其他原因。种族主义是这个问题的根源。而那些可怜的台湾人还以为美国人很喜欢他们,真是太可笑了!

Read BL Article 27:如果美国如此糟糕(我个人很讨厌美国的税收政策,所以我并不想做美国公民),我真地很好奇,为何这么多中国人会移民美国呢?

请注意最后一条,这也是国人感到难以理解的一个问题。由于这个话题比较大,就不展开了。在这里可以提示两点,供参考。

第一、在移民美国的国家中,印度排第一,其次是中国。韩国也在前几名之内;

第二、在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中国的移民,有些看来各方面非常落后的国家,中国移民数量也很大。

因此,至少不能把中国人的移民现象简单地归咎于某些人所说的是一个国家的体制原因。

另外,也有不少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并没有被歧视的感觉。关于这个问题,实际上与个人经历有很大的关系。也可以说是你所从事的职业、关心的事情和接触社会的深度和广度有关。另外,就整体程度而言,美国社会的文明程度还是相当高的,至少“表面”(借用王冀先生的表达法)文明还是很不错的。正如北大中文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李零先生说的那样:“外国的礼有蛮风,人与人打交道,很礼貌,社会公德,人家比我们好。”这种“表面”文明也是值得中国人好好学习的。前面提到的那些华人医务人员,尽管感觉受到种族歧视,但同时也感受到“疫情爆发以来,人们从四面八方呈现出的‘总体上的善意’。好在美国社会的主旋律还是保持着对医护人员的尊敬和感激。”

王冀对自己的生活满意度,或许也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我的家庭生活很美满很幸福,一切都这么理想,非常幸运,也非常感激太太。(王冀的夫人是华人)我的朋友们对我们一家都很羡慕。”(见该书第142页)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