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评公方彬的《谁养活了谁》

赵磊 2020-02-26 浏览:
按照“两个毫不动摇”的逻辑,我们之所以要以公有制为主体,并坚持发展公有制绝不动摇,不就是因为现在尚处于初级阶段,要不忘初心,要逐步消灭人剥削人的现象吗?按照“两个毫不动摇”的逻辑,我们之所以还要鼓励、支持、引导非公经济的发展,是因为我们必须正确引导符合现阶段生产力性质的生产关系的健康发展,并不是说私人资本从此就没有剥削了。如此而已。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评公方彬的《谁养活了谁》

(一)引子

2020年2月24日,在抗疫战争最为吃紧的关头,《今日头条》赫赫然地刊登了一篇文章:《公方彬:谁养活了谁?》

出于不给抗疫大局添乱的原因,加之忙于折腾如何讲授网络课,故而,对于公方彬的“谁养活了谁”,我看了也就冷笑了之。

昨天,有学生提起了这篇文章,并问我:“公方彬文章下面的跟帖全是一片赞扬,怎么没见马克思主义学者出来质疑和回应?”

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写下这篇博文,算是对公方彬文章的一个回应吧。

(二)公大校的困惑

公方彬何许人也?

网上百度了一下:公方彬,男,1962年12月生,山东省蒙阴县人。中共党员。西安政治学院毕业。现任国防大学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教授、博士生导师,正师职研究员,大校军衔。1980年底入伍,3次参加边境作战,荣立一等功2次,三等功4次,1984年3月被广州军区授予“模范思想工作骨干”荣誉称号,获二级英雄模范奖章,1999年4月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代表作品: 《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发表理论文章230余篇,个人著述600余万字……

在《谁养活了谁?》一文中,公大校首先提出了一个困惑:

【“‘阶级仇’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在革命阶段激发精神力量的来源和逻辑基础,所谓‘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没有剥削就没有革命。问题是这个逻辑关系在夺取政权后又发生了哪些变化,是长期延续还是发生转移?认定处在延续中就等于否定了革命取得彻底成功,认定发生转移就要回答转移到了哪里。如此重大而又根本的问题,我们一直没有作正面回答,更未形成严密逻辑基础上的新思想理论体系。”】

公大校的困惑虽然比较绕,但绕了好几圈之后的指向,却非常明确:既然共产党革命的理由是阶级和剥削的存在,那么今天搞改开了,阶级还存在吗?剥削还存在吗?

言外之意,改开以后,阶级和剥削已经不复存在啦。

对于一个脑子没有被门缝夹过的正常人来说,改开以后,阶级与剥削是否仍然存在,难道这不是一个妇孺皆知的常识么?难道这是一个需要“正面回答”的问题么?

至于这个常识怎么就成了“中共党员”公大校的困惑,这才是一个“一直没有作正面回答”的、令我感到困惑的问题。

(三)阶级存在的标准

对于公大校自言自语的“一直没有作正面回答”的困惑,公大校给出的“正面回答”是: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由于经典作家的剩余价值学说深刻阐明了工业革命前期的社会基础与经济关系,而引来波澜壮阔的国际共运。今天来看,这个理论系统解决了特定历史阶段的社会矛盾问题,而没有解决夺取政权后经济和社会关系发生变化后的新矛盾新问题(“马克思主义没有穷尽真理,只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的判断或基于此)。”】

这段充满“马克思主义语境”的高论,似乎很有的“学术份儿”,所以我有必要简单说明一下。

在公大校看来,阶级和剥削存在与否的标准,与人们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毫无任何关系;与人们在经济关系中所处的地位,毫无任何关系。一句话,阶级和剥削,与既定社会的经济结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那么,阶级和剥削与什么有关系呢?衡量阶级和剥削存在与否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对于这个问题,公大校虽然没有明说,但在公大校的逻辑中,鉴别阶级与剥削存在与否的标准,就是看共产党“需不需要革命”:如果共产党要闹革命,那么阶级和剥削就存在着;如果共产党要改开,那么阶级和剥削就自动从地球上立马消失,从此绝尘而去鸟。

也就是说,公大校鉴别阶级与剥削是否存在的标准,完全是“实用主义”的标准:我需要,则用之;我不需要,则弃之。至于这“用之”或“弃之”的东西是否真的存在,那就要看公大校想要做甚了。

(四)掩耳盗铃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故事:掩耳盗铃。

据《吕氏春秋.自知》记载:“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锤毁之,钟况然有声。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

公大校鉴别阶级与剥削存在与否的标准,其实就是“掩耳盗铃”的标准。

令我惊叹的是,21世纪的“模范思想工作骨干”公大校,与2000年前春秋时期的那位偷钟人,二者的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何其相似乃尔。

这端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偷钟人挪动大钟的时候,钟的响声是客观存在的,不论偷钟人是否捂住耳朵,这钟都是要响滴。同理,在阶级社会中,人们总是处于客观的阶级层级之中,不论人们是否喜欢,阶级以及阶级斗争都不会以某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