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评基辛格的《中美,对抗还是伙伴》

黄星清 2019-12-09 浏览:
在国际关系中,有一种战略误判,是指战略博弈中的一方仅仅是为了多赢一点利益,一再步步紧逼,总以为对方尚有退让的空间,结果在贪婪和冒进中失去了前面所有到手的利益。这就像一个已经赢了很多的赌徒,为了在赌桌上赢得更多,但最终却在冒险中失掉了前面所赢得所有筹码一样。对中国来说,核心利益已经无可退让;对美国来说,贪婪地再进一步,就将导致全面对抗,两败俱伤,而退后一步,双方却可以海阔天空。这笔账其实是很好算的。

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评基辛格的《中美,对抗还是伙伴》

黄星清,宏国智库理事长、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基辛格是一位活跃于国际政治舞台的有着深邃洞察力的政治家。在他身上聚集着各种“利益符号”,但毫无疑问的是,美国霸权的根本利益是他身上所有“利益符号”中最本质的部分。因此,我们在阅读他的文章时,需要将其具有外交辞令特征的“壳儿”剥掉,这样才能比较清晰地看到这位政治家传递的意涵。

中美关系从对抗到和解,然后到产业和经济的高度交融,过去三十几年,双方都实现了各取所需。但进入新时代以后,全球生产力发展的客观形势,又使得双方过去合作关系的历史基础逐渐消失,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现在,中美关系又走到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这时候,中美双方对各自的利益边界做清晰的研判、交流和抉择,就显得十分必要了。从刚刚过去的一段历史来看,这方面,中国所说所行至少比美国要多。

中国人民十分清楚,1840年以来,经历了深重苦难的中国走到今天,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我们对自己的目标和能力十分清醒--既不会“胆大包天”地“冒险”,也不会怯懦退缩。我们愿意合作共赢,但对包括主权和领土完整在内的核心利益是不可能做出任何退让的。基辛格文中所提及的“均势”战略,其目的是使美国的利益最大化,即让美国获得更多利益而已。但朝鲜半岛、台湾、香港和南海,甚至包括西太平洋的很多区域,并不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而且,事实上中国也不想挑战美国的核心利益。

目前,美国对香港、台湾、新疆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一再触及中国的red line,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玩火行为。在国际关系中,有一种战略误判,是指战略博弈中的一方仅仅是为了多赢一点利益,一再步步紧逼,总以为对方尚有退让的空间,结果在贪婪和冒进中失去了前面所有到手的利益。这就像一个已经赢了很多的赌徒,为了在赌桌上赢得更多,但最终却在冒险中失掉了前面所赢得所有筹码一样。对中国来说,核心利益已经无可退让;对美国来说,贪婪地再进一步,就将导致全面对抗,两败俱伤,而退后一步,双方却可以海阔天空。这笔账其实是很好算的。

实实在在地讲,我们并没有寄希望于美国战略家们对中美利益边界和中美关系就一定能够作出的正确研判和抉择,因为,无论他们作出正确抉择,或者是错误抉择,我们都会做好准备的。

我们对自己的奋斗目标以及愿意为之付出的代价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清晰。办好自己的事情,走好自己的道路,这是我们现在和未来都会坚持下去的。

黄星清 写于2019年12月09日

黄星清,宏国智库理事长,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宏国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附:

 

中美, 对抗还是伙伴
  

基辛格, 美国前国务卿

老牌大国和崛起中的大国之间存在潜在的紧张因素, 这一点自古皆然。崛起中的大国不可避免地会涉足之前被老牌大国视为禁脔的某些领域。同样,正在崛起的大国怀疑对手会在它羽翼未丰的时候试图扼制它的成长壮大。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历史上新兴大国和原有大国互动的 15 个例子中,10 个导致了战争。

因此, 中美双方许多重要的战略思想家根据行为模式和历史经验都预言两国必有一战,这并不令人意外。中国把美国的许多行动理解为要阻挡中国的崛起,一些重要人物把美国所谓的重返亚太政策说成是最后摊牌的前奏, 认为美国的最终目的就是使中国永远处于二流国家的地位。

美国则害怕不断壮大的中国将一步步削弱它世界第一的地位,也因此而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一些举足轻重的智库把中国比作冷战时期的苏联, 认为中国一心要对它的周边地区实行不仅是经济上,而且是军事上的主导,最终建立霸权。

双方的疑虑均因彼此的军事演习和国防计划而进一步加深。即使当军事演习和国防计划是“正常的”,也就是说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而采取的合理措施, 双方也都会从最坏的角度来解读。

同时,还有两个问题加剧了中美关系的紧张。一个是中国拒绝承认自由民主的传播会有助于国际秩序。邓小平的话说出了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精英阶层关于这个问题的观点:

真正说起来,国权比人权重要得多。贫弱国家、第三世界国家的国权经常被他们侵犯。他们(七国集团)那一套人权、自由、民主,是维护恃强凌弱的强国、富国的利益,维护霸权主义者、强权主义者利益的。

这两种观点不可能达成正式的妥协。双方领导人的一个重要责任是防止这方面的意见分歧发展为冲突。

另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是朝鲜问题。19 世纪的俾斯麦说过:

【“在我们这个奇妙的时代,强国因良知的顾忌而软弱,弱国却因胆大包天而强悍。”】
来源 : 宏国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星清
黄星清
著名社会评论员、社科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