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胡适:对日寇侵华的立场对立,乃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

长河红阳 2019-10-30 浏览:
胡适的所谓“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是标标准准的逆向种族主义,它可以把中国人膜拜的方向指向任何一个洋人/列强种族。具体到胡适对日本的友善,对美国的膜拜,胡适的拥趸里出一帮子美分、精日不在话下。当今一切精日拥抱日本的理由,在胡适的这段话里都能找到根子,当然,在当时日寇在我国东北施行的奴化教育中,也能找到。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胡适不光是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还是精日们的不祧之祖!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鲁迅与胡适:对日寇侵华的立场对立,乃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胡适对鲁迅的评价》。

这篇文章,有些文不对题。表面上是叙述胡适对鲁迅的评价,实际上给人“最夺目”的部分却是前半部分写的,鲁迅与胡适的对立,而且其中“最抢眼”的却是鲁迅对胡适的嘲讽!在这一部分文字的引导下,读者注意到的,乃是胡适的宽厚容人,以及鲁迅的偏狭暴戾。怎么看,这篇文章都像是个指指戳戳拉偏手的碎嘴子,在背后数落鲁迅。那么,这个文章怎样数落鲁迅呢?

略去关键内容给胡适洗地很无耻

文章举了三个事例:女师大风潮、顾颉刚写给胡适的信,以及鲁迅对胡适文章《日本人应该醒醒了!》的嘲讽。在对第三个例子做了简略说明后,文章作者特别地加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评论,于是乎二人孰是孰非居然见了对错!原文照抄如下:

【同年,鲁迅还曾嘲笑“胡适博士不愧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军师”。缘由是胡适在答记者问时说了一句“日本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征服中国,即悬崖勒马,彻底停止侵略中国,反过来征服中国民族的心”——在接受记者采访之前,胡适刚刚在《独立评论》上刊文《日本人应该醒醒了!》,告诫日本:“即令日本的暴力更推进一步乃至千万步,即令日本在半年一年之内侵略到整个的华北,即令推进到全海岸线,甚至于深入到长江流域的内地,——我们还可以断言:中国民族还是不会屈服的。……日本的爱国者,日本的政治家,到了这个时候,真应该醒醒了。”③
《独立评论》鲁迅是能看到的,如此嘲讽,似已脱离就事论事的原则,而掺杂着对胡适的个人成见在其中了。】

从这段文字里,看不出胡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么,为什么鲁迅先生还要对胡适嘲讽?须知,鲁迅先生敲打过的人和事都有它们作死的勾当、该死的原因,为什么这篇文章的作者,却写下了一个很无辜的胡适?笔者在《胡适全集·2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601页上,找到了这篇《日本人应该醒醒了!》,查看文章全文,再对比这篇文章,原来,是作者用一个省略号,把胡适那篇文章里很要紧的部分给截去了,所以,胡适作死、该死的原因也就看不出来了。无形中,鲁迅先生倒成了无事生非之辈。文章还有这么做的?真长见识!看来这篇文章还真是动了些心眼子的。为了真相还原,笔者把胡适文章——《日本人应该醒醒了!》的相关全文敲出来:

【即令日本的暴力更推进一步乃至千万步。即令日本在半年一年内侵略到整个的华北,即令推进到全海岸线,甚至于深入到长江流域的内地,——我们还可以断言:中华民族还是不会屈服的。中国民族排日仇日的心理只有一日深似一日,一天高似一天。中日问题的解决只有越离越远的。即使到了最后的一日,中国的“十八世纪之军队”真个被日本的全新武器摧毁到不复能成军了,即使中国的政府被逼到无可奈何的时候真个接受了一种耻辱的城下之盟了,——我们还可以断言:那也只是中国人的血与肉的暂时屈服,那也绝对不能够见底一丝一毫排日仇日的心理,也绝不会是中日两国关系有一分一寸的改善!因为中国的民族精神在这种血的洗礼之下只有一天一天的增长强大的:也许只有在这种血的洗礼之下我们的民族才会真正猛烈的变成日本永久的敌人!
这都常识与历史都能保证我们的事实。这都是日本的人民与政府不可不觉悟的事实。是的,“这不是没有法子可以丢开的问题”!是的,“法子也不是没有。要之,日本停止侵略中国也就行了”!日本的真爱国者,日本的政治家,到了这个时候,真应该醒醒了!】

下划线部分就是被省略号截去的文字,而其中最要紧的部分则是红字部分。红字部分最关键的是“接受了一种耻辱的城下之盟了”。

被省略的这段文字也是很诡道的,表面上看,中国人民面对日寇的暴行决不会屈服,但是,在决不会屈服的同时,还要接受“城下之盟”,这算怎么一回事?这不成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了吗?时不时被王胡揍上一顿,但是心里不服还要远远地骂上一句“儿子打老子”?胡适先生的这段话,落实到现实中,是这样的:一边有人民宁死不屈抗日到底,一边有高层在张狂卖国。

这个就是鲁迅先生嘲骂胡适的原因。

胡适的“接受城下之盟”,在全民族抗战之前,或者可以理解为:这是他在自明心迹;或者可以认为:是他在给高层级的汉奸卖国指路。那么胡适先生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从我们现在知道的史实看:这首先是胡适先生在自明心迹:在抗战初起,他就与顾祝同、朱绍良、梅思平、陶希圣、罗君强、陈布雷、陈立夫、张君劢等人组织“低调俱乐部”,鼓吹“战必大败”,对当时坚决抵抗的“歇斯底里的风气”大发不满的牢骚。当然,这样的勾当,与最近港独黄尸们捂着口罩遮遮掩掩不敢见人差不多,虽然有些坏处,但是,还不至于收拾不了;可是,如果他把卖国主张向高层送达,害处就很大了——蒋介石的爱国成色也是很成问题的!1937年8月5日,胡博士和陶希圣共同向蒋介石递上的一封“信”。他们割地求和的意见在这封“信”上虽没有明言,但是,随“信”的还有一个“条陈”,这个“条陈”详细明白的把割地求和的内容写出来了。他们把这个“信”和“条陈”,托他在“低调俱乐部”的同好陈布雷代为转达,送至蒋介石。内容如下:

【原则:解决中日两国间一切悬案,根本调整中日关系,消除两个民族间敌对仇视的心理,建立两国间之友谊与合作,已建立东亚的长期和平。
方针:
(一)中华民国在左列条件之下,可以承认东三省脱离中华民国,成为满洲国:
1.在东三省境内之人民得自由选择其国籍;
2.在东三省境内,中华民国之人民享受居留、经营商业及购置土地产业之自由;
3.东三省境内之人民应有充分机会,由渐进程序,做到自治独立的宪政国家;
4.在相当时期,如满洲国民以自由意志举行总投票表决愿意复归中华民国统治,他国不得干涉阻止;
5.热和全省归还中华民国,由中国政府任命文官大员在热河组织现代化之省政府,将热和全省作为非武装之区域;
6.自临榆县(山海关)起至独石口之长城线由中华民国设防守御。
(二)中华民国全境内(包括察哈尔全部、冀东、河北、北平、天津、济南、青岛、汉口、上海、福建等处),日本完全撤退起驻屯军队及特务机关,并自动放弃其驻兵权、租借地、领事裁判权。此后在中国境内居留之人民,其安全与权益,完全由中国政府负责保护。
(三)中国与日本缔结互不侵犯条约,并努力与苏联缔结互不侵犯条约,以谋亚洲东部之永久和平。
(四)中国与日本共同努力,促成太平洋区域安全保障之国际协定。
(五)日本重回国际联盟。
(杨天石《抗战与战后中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11月第1版32-33页)。】

这样的卖国也太赤裸裸,当时的蒋介石就很不高兴。兴许这段历史也把蒋介石的拥趸杨天石先生给惹恼了,也就不管胡博士乃是全体中国公知的老祖的身份,不留面子予以揭丑写在自己的文章里?

鲁迅先生对胡适的嘲讽也好,嘲骂也罢,很应该的!这也是这篇文章刻意要用省略号遮掩的!所以,鲁迅先生对胡适的嘲讽原因,在这篇文章里是看不到的,反而鲁迅先生的形象却给污损不少!

胡适之的卖国可不是说着玩的

那么,胡适先生的卖国嘴脸仅仅是在这段话里隐晦地表示吗?非也,在胡先生的这篇文章里,还有更厉害的货色,他向日本的天皇献策如何征服中国,相关文字如下:

【萧伯纳先生(GeorgeBemardShaw)在2月24日对我说:“日本人绝不能征服中国的。除非日本人能准备一个警察对付每一个中国人,他们绝不能征服中国的。”(这句话,他前几天在东京也一字不改的对日本的新闻访员说了。)】

日本要征服中国,在萧伯纳先生看,“绝不能”!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胡适先生却有锦囊,顺带着反驳萧伯纳:

【我那天对他说:“是的,日本人绝不能暴力征服中国。日本只有一个法子可以征服中国,即是悬崖勒马,彻底的停止侵略中国,反过来征服中国民族的心”】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啊(天皇陛下)!这样的卑鄙无耻,是鲁迅先生嘲骂胡适最要紧的原因,他在《出卖灵魂的秘诀》中这样写道:

【几年前,胡适博士曾经玩过一套“五鬼闹中华”的把戏,那是说:这世界上并无所谓帝国主义之类在侵略中国,倒是中国自己该着“贫穷”,“愚昧”……等五个鬼,闹得大家不安宁。现在,胡适博士又发见了第六个鬼,叫做仇恨。这个鬼不但闹中华,而且祸延友邦,闹到东京去了。因此,胡适博士对症发药,预备向“日本朋友”上条陈。
据博士说:“日本军阀在中国暴行所造成之仇恨,到今日已颇难消除”,“而日本决不能用暴力征服中国”(见报载胡适之的最近谈话,下同)。这是值得忧虑的:难道真的没有方法征服中国么?不,法子是有的。“九世之仇,百年之友,均在觉悟不觉悟之关系头上,”——“日本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征服中国,即悬崖勒马,彻底停止侵略中国,反过来征服中国民族的心。”】

被鲁迅先生嘲骂的人和事,都有该死的原因,都有作死的勾当!这个胡适就是个作死之人,该死之人!这篇文章暗示鲁迅嘲讽胡适不厚道:“似已脱离就事论事的原则,而掺杂着对胡适的个人成见在其中了。”那我倒想求教了,这篇文章认为的“就事论事”是什么?“脱离”二字怎么讲?都是在说对日寇侵华应持有什么立场,怎么胡适希望中国签署“城下之盟”是“事内的讨论”,鲁迅先生对“城下之盟”立场的批叛就成了“事外的个人成见”了?!

那么,胡适的“献策”,质量如何?日寇有这方面的动作吗?这个是有的!当然,我们不能说,日寇的动作是听了胡适的“献策”才有的,日寇妄图征服中国人的心,早有计划;但是,如果说胡适是军国主义日本的拥趸,愿做日本的粉丝,在共同的,征服中国人的心这个目的上,胡适与日寇倒是“志同道合”!胡适向日本“献策”这个主观动机是有迹可循的。比如这段话,分明是一个日本Fans站在日本的立场上反对中国对日反击:

【我的平和主义与国际大同主义往往使我陷人十分麻烦的地位。日本由攻击德国在山东的领土以加入世界大战时,向世界宣布说,这些领土“终将归还中国”。我是留美华人中唯一相信这个宣言的人,并以文字辩驳说,日本于其所言,说不定是意在必行的。关于这一层,我为许多同辈的学生所嘲笑。及一九一五年日本提出有名的对华二十一条件,留美学生,人人都赞成立即与日本开战。我写了一封公开的信给《中国留美学生月报》,劝告处之以温和,持之以冷静。我为这封信受了各方面的严厉攻击,屡被斥为卖国贼。《我的信仰》】

留学生人人都认为日本居心叵测应该反击,这是从日本染指台湾开始,经甲午战争、八国联军的历史观察中得出的正确认识,然而唯独胡适却把日本当成了好人,这个无论如何不能用他的“平和主义与国际大同主义”来解释!因为胡博士就没有在美国某个媒介上公开发文,用他的“平和主义与国际大同主义”劝导日寇不要逼迫中国答允“二十一条”,反而用这套“主义”在留学生自办的《刊物》上数黄论黑,对中国留学生的爱国热情泼冷水。那么胡适的这套“主义”就是看人下菜碟的的滥调!胡适其人的屁股就坐在日本的板凳上!

胡适在美国时居然与共济会勾勾搭搭?

那么,何以在美国的胡适,会对日本有粉丝追星般的迷恋?这是受美国影响。关于这个,有必要对胡适的另一个隐秘身份做个介绍,据何新新浪博客:

【1912年二十二岁九月转入文学院,修哲学、经济、文学。研究会部干事。
1912年12月代表康乃尔大学大同会,到费城参加世界大同总会,被推为宪法部干事。
1913年二十三岁在康乃尔大学文学院学习。
五月被举为世界学生会会长。十一月发起组织政治学会。​
(附注:世界大同会,即世界同济会,共济会的分支组织。)
胡适在康奈尔大学就读期间,于1911年12月初次接触及了解共济会。
据台湾联经版《胡适日记全集》,1911年12月2日记:
“夜往访L.E.Patterson之家,夜深始归。是夜偶谈及Freemason(吾国译「规矩会」)之原委始末。”〔按:大陆诸版《胡适日记》中皆缺1911年11月-12月部分。〕
规矩会亦即共济会。这是胡适在大学期间接触共济会的确切历史记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12d230102x0x9.html】

我们注意文字划线部分,胡适与共济会有勾结,相当于共济会的一个外围组织的头领。因为共济会这一层“桥梁”的作用,胡适以区区一中国留学生的公开身份,竟然能拜访美国卸任总统塔夫脱,并说“他是个好人”!

我们千万不可小视这个信息:固然,塔夫脱卸任总统后,是个“民”,但是,绝非普通美国草民。因为他这个家族在美国,乃是赫赫有名的政治豪门、权贵世家!后来在美国张狂一时的麦卡锡,以及“麦卡锡主义”,后台老板就是这个塔夫脱家族。所以,能以中国留学生的公开身份拜访塔夫脱,胡适的身份绝非等闲;而且,他加入的共济会,神秘之极神通广大,被它拉入伙的人物,都是各国里,脑筋够用的精英人物。胡适能被拉入共济会,可见此人的脑筋也着实不简单。有了共济会这个桥梁,胡适对美国政界的了解,绝不是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可比的。他对美国政府释放出的一些信号必然有超人的敏感,对美国欣赏、提携、扶植军国主义日本的国策,他比一般中国人要明白的多。美国对日本的友善、亲善,他自然心中明白,所以,在中日之间的冲突中,他紧随美国,站队日本,那是阪上走丸。

美国对日本的友善,是有例证的:就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两国成为死敌,但是美国部分权贵还认为,战争结束后,日本兵不必撤出中国,还应该在中国保持驻军,以东北作为“缓冲国”,与苏联保持距离不接触(《胡适抗战中任驻美大使,为何被中途“换马”?》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1/40854.html)。

美国对日本的友善,就会影响对美国三拜九叩首的胡适,胡适对日本的友善,也从这里来。对二十一条施与中国,他一力赞成是必然;在《日本人应该醒醒了!》中,对日本“献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在“征服中国人的心”这个可耻的脑筋上,胡适与日寇在东北的所做,“心有戚戚焉”!

奴颜婢膝的逆向民族主义祖师爷

在九一八之后的东北,日寇实行的殖民统治,少不得要为殖民统治涂脂抹粉地宣传。在宣传的垃圾论调里,种族主义是个大宗:在这样的宣传中,日寇宣传机构将日本人吹嘘为“天孙人种”、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理应为“满洲国构成的中核分子”、“五族(日本、朝鲜、蒙古、汉、满)的光达者”、“国民中最有为的种族”。这么一来,日本人也就超然于东北、朝鲜等地的其他民族之上。“顺理成章”的,也就厚着脸皮宣称:必须由日本民族宣化诱导程度低的其他民族。

好巧不巧,胡适的言论里也有这路货色: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不但物质机械上不如人,不但政治制度不如人,并且道德不如人,知识不如人,文学不如人,音乐不如人,艺术不如人,身体不如人。《介绍我自己的思想》1930】

这是标标准准的逆向种族主义,它可以把中国人膜拜的方向指向任何一个洋人/列强种族。具体到胡适对日本的友善,对美国的膜拜,胡适的拥趸里出一帮子美分、精日不在话下。当今一切精日拥抱日本的理由,在胡适的这段话里都能找到根子,当然,在当时日寇在我国东北施行的奴化教育中,也能找到。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胡适不光是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还是精日们的不祧之祖!

种族主义中包含的毒素多样,其中最能打击被压迫民族自信心的就是文化上的优劣论,如上胡适所说的“知识不如人,文学不如人,音乐不如人,艺术不如人”,就是文化的自我矮化。既然处处不如人,那么怎么办?胡适先生指引的方向——向洋人那边看,西洋的正宗,东洋的也不差,中国文化完全彻底学洋人。而这更是日本不遗余力要想中国人灌输的另一大毒素,最终目的,抬高日本文化,打压、灭绝中华文化:例如把日本文化吹嘘为“东方惟一的高文化”,污蔑和贬低中国文化是“低文化”。其中日本傀儡伪满洲国重要宣传喇叭《旬报》最无耻:“所谓日满文化交流……就是移入日本文化”;“满洲国语”不是汉语。为此,在1940年,专门成立了“满洲国语研究会”,妄图用日语同化汉语,将大量日语掺到汉语中,企图取代中华文化在东北的文化地位,斩断东北与中国内地的文化联系,建立日本思想和文化的统治。而作为外语的日语,则升格为“国语”!

对照一下,这些毒素不都在胡适的“我的思想”里写着的?我们再联系抗战初期他向蒋介石“献策”卖国,再看他对“二十一条”的反应,可以铁定地认定:胡适,就是精日的祖宗!我们切不可只认为他是美国的狗子!

当下的胡适拥趸们,摄于新中国的国势重振,不再敢公开鼓吹胡适卖国的一面,用些迂回法子,从自由啊、文化呀等等方面给胡适吹喇叭,顺带朝着敲打胡适卖国的鲁迅先生身上泼脏水。这样的软性的卖国,虽然诡道,但是也不难识别:紧紧抓住胡适卖国的黑历史不放即可。当下,鲁迅先生重归教科书,爱国教育传统重扬;但是,这还不够,还极有必要把胡适卖国的黑历史放在学校教科书里,天天读,月月看,让人人明白、个个皆知。这样,普罗大众就可以知道忠奸善恶,就不会被别有居心者误导;即便有死硬者,也更好把这些砂子从米中识别出来,挑出来扔出去!

对胡适这个人,假使说他真对中国文化做了贡献,我看也不会比汉奸学者罗振玉强。作为汉奸的罗振玉,因为在甲骨文上的贡献,还被学者们提及,但是,仅限于甲骨文的圈圈里;胡适这个人,如果,仅仅是如果,他对中国白话文有些鼓吹,那对他的讨论也不能超出这个圈圈!绝对不能!因为他是汉奸!然而,据考证,此人提倡白话文之后,用白话文写成的第一篇政论文章就是一个反动货色《问题与主义》,那么,他鼓吹白话文什么用心不是很清楚吗?那么,红色中国容他的名字存身吗?!

按着杨金荣《胡适流亡美国之初的境遇与心态》一文,胡适初到美国时:

【1950年前后,流亡美国的胡适像一片落叶,随风飘零,孤立无助,处处碰壁,一筹莫展。】

这样大的反差什么原因?窃以为,新中国建立,标志着共济会/美国高层交给胡适在中国为祸的可耻任务完成的很不好,而且他再也不能为祸中国了。这条走狗不是一条好狗,是一条没用的烂狗,他被抛弃了!试想,连美国都不待见的一条烂狗,何以现在中国有一帮子公知们却抬举上天?呵呵,这帮丢人败兴的货色们!

参考资料:

《古史考·批胡适甲编·曾文经<五四运动前后胡适的政治面目>》海南出版社2003

李枫《伪满时期日本对中国东北的文化统治与奴化教育》

《长春晚报·伪满洲国的一项文化制度》http://1news.cc/ccwb/pc/paper/c/201909/09/content_1772589.html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