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胡适:对日寇侵华的立场对立,乃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

长河红阳 2019-10-30 浏览:
胡适的所谓“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是标标准准的逆向种族主义,它可以把中国人膜拜的方向指向任何一个洋人/列强种族。具体到胡适对日本的友善,对美国的膜拜,胡适的拥趸里出一帮子美分、精日不在话下。当今一切精日拥抱日本的理由,在胡适的这段话里都能找到根子,当然,在当时日寇在我国东北施行的奴化教育中,也能找到。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胡适不光是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还是精日们的不祧之祖!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鲁迅与胡适:对日寇侵华的立场对立,乃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胡适对鲁迅的评价》。

这篇文章,有些文不对题。表面上是叙述胡适对鲁迅的评价,实际上给人“最夺目”的部分却是前半部分写的,鲁迅与胡适的对立,而且其中“最抢眼”的却是鲁迅对胡适的嘲讽!在这一部分文字的引导下,读者注意到的,乃是胡适的宽厚容人,以及鲁迅的偏狭暴戾。怎么看,这篇文章都像是个指指戳戳拉偏手的碎嘴子,在背后数落鲁迅。那么,这个文章怎样数落鲁迅呢?

略去关键内容给胡适洗地很无耻

文章举了三个事例:女师大风潮、顾颉刚写给胡适的信,以及鲁迅对胡适文章《日本人应该醒醒了!》的嘲讽。在对第三个例子做了简略说明后,文章作者特别地加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评论,于是乎二人孰是孰非居然见了对错!原文照抄如下:

【同年,鲁迅还曾嘲笑“胡适博士不愧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军师”。缘由是胡适在答记者问时说了一句“日本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征服中国,即悬崖勒马,彻底停止侵略中国,反过来征服中国民族的心”——在接受记者采访之前,胡适刚刚在《独立评论》上刊文《日本人应该醒醒了!》,告诫日本:“即令日本的暴力更推进一步乃至千万步,即令日本在半年一年之内侵略到整个的华北,即令推进到全海岸线,甚至于深入到长江流域的内地,——我们还可以断言:中国民族还是不会屈服的。……日本的爱国者,日本的政治家,到了这个时候,真应该醒醒了。”③
《独立评论》鲁迅是能看到的,如此嘲讽,似已脱离就事论事的原则,而掺杂着对胡适的个人成见在其中了。】

从这段文字里,看不出胡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么,为什么鲁迅先生还要对胡适嘲讽?须知,鲁迅先生敲打过的人和事都有它们作死的勾当、该死的原因,为什么这篇文章的作者,却写下了一个很无辜的胡适?笔者在《胡适全集·2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601页上,找到了这篇《日本人应该醒醒了!》,查看文章全文,再对比这篇文章,原来,是作者用一个省略号,把胡适那篇文章里很要紧的部分给截去了,所以,胡适作死、该死的原因也就看不出来了。无形中,鲁迅先生倒成了无事生非之辈。文章还有这么做的?真长见识!看来这篇文章还真是动了些心眼子的。为了真相还原,笔者把胡适文章——《日本人应该醒醒了!》的相关全文敲出来:

【即令日本的暴力更推进一步乃至千万步。即令日本在半年一年内侵略到整个的华北,即令推进到全海岸线,甚至于深入到长江流域的内地,——我们还可以断言:中华民族还是不会屈服的。中国民族排日仇日的心理只有一日深似一日,一天高似一天。中日问题的解决只有越离越远的。即使到了最后的一日,中国的“十八世纪之军队”真个被日本的全新武器摧毁到不复能成军了,即使中国的政府被逼到无可奈何的时候真个接受了一种耻辱的城下之盟了,——我们还可以断言:那也只是中国人的血与肉的暂时屈服,那也绝对不能够见底一丝一毫排日仇日的心理,也绝不会是中日两国关系有一分一寸的改善!因为中国的民族精神在这种血的洗礼之下只有一天一天的增长强大的:也许只有在这种血的洗礼之下我们的民族才会真正猛烈的变成日本永久的敌人!
这都常识与历史都能保证我们的事实。这都是日本的人民与政府不可不觉悟的事实。是的,“这不是没有法子可以丢开的问题”!是的,“法子也不是没有。要之,日本停止侵略中国也就行了”!日本的真爱国者,日本的政治家,到了这个时候,真应该醒醒了!】

下划线部分就是被省略号截去的文字,而其中最要紧的部分则是红字部分。红字部分最关键的是“接受了一种耻辱的城下之盟了”。

被省略的这段文字也是很诡道的,表面上看,中国人民面对日寇的暴行决不会屈服,但是,在决不会屈服的同时,还要接受“城下之盟”,这算怎么一回事?这不成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了吗?时不时被王胡揍上一顿,但是心里不服还要远远地骂上一句“儿子打老子”?胡适先生的这段话,落实到现实中,是这样的:一边有人民宁死不屈抗日到底,一边有高层在张狂卖国。

这个就是鲁迅先生嘲骂胡适的原因。

胡适的“接受城下之盟”,在全民族抗战之前,或者可以理解为:这是他在自明心迹;或者可以认为:是他在给高层级的汉奸卖国指路。那么胡适先生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从我们现在知道的史实看:这首先是胡适先生在自明心迹:在抗战初起,他就与顾祝同、朱绍良、梅思平、陶希圣、罗君强、陈布雷、陈立夫、张君劢等人组织“低调俱乐部”,鼓吹“战必大败”,对当时坚决抵抗的“歇斯底里的风气”大发不满的牢骚。当然,这样的勾当,与最近港独黄尸们捂着口罩遮遮掩掩不敢见人差不多,虽然有些坏处,但是,还不至于收拾不了;可是,如果他把卖国主张向高层送达,害处就很大了——蒋介石的爱国成色也是很成问题的!1937年8月5日,胡博士和陶希圣共同向蒋介石递上的一封“信”。他们割地求和的意见在这封“信”上虽没有明言,但是,随“信”的还有一个“条陈”,这个“条陈”详细明白的把割地求和的内容写出来了。他们把这个“信”和“条陈”,托他在“低调俱乐部”的同好陈布雷代为转达,送至蒋介石。内容如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