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乌鸦校尉 2019-09-06 浏览:
她顽固地守着井口大的视野,当然理解不了大陆青年胸怀天下的志气。就像大多数网友留言里显露得那样,龙应台在香港问题上的发言,根本不值一驳。中国年轻人,已经不需要听从一个公知的指指点点,中国的未来很光明,中国年轻人的理想很远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或许,是时候该“目送”龙应台这样的人退场了。

近日,台湾名作家龙应台,没有研究自己的本行,倒是在脸书上,发了一篇长长的文章。

在文章里,她把香港以及香港人,比喻成“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

这次她一改当初“拿情绪当证据”的春秋笔法,毫不掩饰地把香港暴徒的行动,说成是“以卵击石”的悲壮举动。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随后,她还下了个很神奇的结论:中国那么大,只有香港人站了出来。话里话外都在质问我们:

【“你们怎么还不起来暴动?”】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明明是一小撮暴徒,用暴力威胁普通百姓的安全,可龙应台倒好,直接把全香港都说成暴徒,把人尽皆知的暴行,说成是“对公平正义的渴望”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人民日报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何只见鸡蛋,不见燃烧弹?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此情此景,让人想起龙应台那句“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更在乎小民尊严!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2010年,她为了把对中国发展的嫉妒,包装成“悲天悯人”,把“大国崛起”跟“小民尊严”强行对立起来。

当时,由于她“文艺知性”的人设,哪怕她的结论无比荒谬,许多网友仍坚持觉得,她是一个关心百姓的好作家。

然而这次香港问题,把她最后的人设都砸了。

一个嘴上说关心小民尊严的人,看着警察被殴打、道路被暴徒封锁,全城陷入恐慌时,却对这700万“香港小民”的困境只字不提。

要理解她的想法,恐怕得从她生平说起。

1

1952年,龙应台在台湾高雄的眷村出生,从名校留学后,她曾在德国大学任教授,陆续出版了《这个动荡的世界》、《故乡异乡》等著作。

凭借优美典雅的文字,作品刚进大陆,就在文艺界掀起了一阵“龙卷风”。以满腔真情打动了无数观众。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可不知从何时起,这个满身才气的“文艺女中年”,开始热衷于谈论政治话题,还自诩特立独行,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

2016年10月,龙应台因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讲座,靠夹带政治私货,重回大陆网友的视野。

在演讲开头,龙应台给讲座定了个很文艺的调:

【“一首歌是时代、是历史,更是每一个人的回忆与安慰。”】

话音刚落,龙应台就兴高采烈地播起了自己的童年回忆——《反攻大陆歌》。会场满是“共匪”、“剿匪”的旋律。

播完后,她还假装客观,莫名其妙地点评:

【“其实蛮好听的,对不对?”】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整个演讲里,龙应台一再强调不涉政治、只聊音乐,是单纯的文化交流,结果在播“安慰和回忆”歌曲时,她却来了个《反攻大陆》?

她的“硬核童年回忆”,让全场观众都无语了。

仿佛为了表现出倾听的姿态,她又让观众谈自己印象最深的歌曲:

结果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向她介绍:

【“我想起进大学的时候,很多师兄带我们唱的《我的祖国》。”】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这下轮到龙应台傻眼了。在事后的文章里,她写下了当时的心境:

【“我非常惊讶,在香港这个地方,说自己喜欢红歌,需要勇气”。】

可问题是,她凭什么觉得,自己毫无顾忌地把《反攻大陆》,强行当童年回忆来分享,是自己的言论自由。

而当一个中国人在中国,说自己喜欢爱国歌曲时,却得像干坏事一样偷偷摸摸?当人家光明正大说出来,她还要感到惊讶?

意识到自己失态后,龙应台打圆场问:

【“《我的祖国》怎么唱?”】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话音刚落,周校长马上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歌声响起后,情况超出了龙应台的预期。她觉得大家得悄悄喜欢的“红歌”,马上在全场激起了共鸣。

刚开始唱的时候,歌声音还很单薄,到最后却变成了大合唱。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此时的龙应台,只能用僵硬的,硬挤出来的微笑来缓解现场的尴尬气氛。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随后,场面越发失控了起来。

问答环节里,一个大陆学生说:

【“我的启蒙歌曲,就是《义勇军进行曲》……它影响了我20多年……影响了中国70多年。”】

这个时候,龙应台连假笑都笑不出来了,只能寻章摘句,拼命地像大家强调:

【“它在成为国歌前,不止是国歌”。】

明明是你先假装客观,非要谈政治,结果人家跟你谈政治,你又怂了。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看过视频的人都发现,龙应台不是不谈政治,只是爱用“文化”做包装,向人家灌输自己喜欢的政治。

同样的,她不是真不懂“小民尊严”与“大国崛起”的关系。只是因为看不惯我们“大国崛起”,台湾那边却发展停滞,就把难以量化的“小民尊严”当武器。

来源 : 乌鸦校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