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一个巴掌拍不响,还是耳光打了他人脸——就冷战起源与沈志华等商榷

长河红阳 2019-08-19 浏览:
两次的援助半数以上是军需物资,是打仗物资,是蒋记民国打内战的本钱。只有破坏力,没有建设性!就算是有经济援助的成分,但是也绝对不能弥补对中国的戕害!再者,还因为这些“美援”,美国又迫令蒋记民国签署《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例》,向中国讹诈海量国家利益。它对西欧、日本是这样吗?!中国怎么和西欧、日本比?中国什么时候都是外人,哪来的什么“人民内部矛盾”?现在中国人的人民币都是自己的血汗钱,是在从没有受过美国的好处的情况下自己创造出来的,凭什么棒子一抡就要趴下?就要让利?就要“分割”?就要“让渡”?说这个话,要不要脸?!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长河红阳:一个巴掌拍不响,还是耳光打了他人脸——就冷战起源与沈志华等商榷

冷战的起源,是个大话题。无数学者皓首穷经笔耕不辍,经年累月之后,硕果斐然,构筑起现代国际关系史学中的一门显学。有中国学者沈志华先生,从花钱倒腾前苏联档案入手,也加入研究大军,凭着多多档案,也竖起了自家的研究品牌,在这个话题中新论多多。在网络上就有他不少文章,比如这个《沈志华 余伟民:斯大林是怎样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战后苏美从合作走向对抗的路径和原因》。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001.html

冷战起源,一个巴掌拍不响?

文章说,雅尔塔格局既符合美国的利益诉求,也照顾了苏联的势力范围,两巨头合力经营联合国,给世界其它各国提供亟盼的和平“产品”,而苏联也愿意做出不小的牺牲配合美国,按理说能把一团和气维护下去,可是最后还是闹崩了,原因在哪里?沈志华与余伟民先生的持论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这么讲:

【毫无疑问,美国是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典型和代表,其意识形态中反共、反苏的理念十分明显。不过,美国总统罗斯福在战争期间形成的反法西斯联盟中看到了未来世界走向和平的希望,并提出了一系列在战后与社会主义的苏联和平相处、共同发展的想法和主张。从大西洋宪章到联合国家宣言,再到后来雅尔塔会议通过的诸文件,基本上体现了罗斯福的这种理念。然而,面对苏联的崛起和日益强大,美国传统的意识形态也有所加强,特别是在罗斯福去世和美国掌握了核武器的情况下,议会中压制和遏制苏联的呼声占了上风,政府各部门的首脑也逐渐为强硬派所控制,在共同占领德国、向苏联提供贷款、原子能合作等问题上,美国的对苏政策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尽管“返回美洲”的孤立主义倾向仍在发挥影响,但美国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欧洲。】

美国是个罪魁。这个话说的没错。接下来,二位先生又讲西欧国家:

【在战争中没落的大英帝国及其他一些欧洲国家,对于在自己身边出现的日益强大的苏联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他们十分担心贫困、寒冷和饥饿会引发欧洲的“革命”,并认为“虎视眈眈”的苏联正在等待这一时机。丘吉尔就是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政治家。他到处渲染欧洲正处于危机之中的气氛,极力说服和推动美国重返欧洲。正是在这样一种氛围中,随着欧洲一连串“危机”事件的发生,美国的反应愈来愈强烈,政策愈来愈强硬,终于被“邀请”回来,并在欧洲与苏联形成对抗。】

这些话与史实相符,这些国家都是老殖民帝国,唯恐天下不乱,到处煽风点火。如果把话说到了这一步即可,沈余二位先生还像是认真做学问的人。但是,沈余二位先生话题一变,马上又把苏联也拖进了脏水坑:

【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经济上,苏联当时的实力都远远赶不上美国。所以,从逻辑上讲,苏联不会也不应该主动挑战美国;从事实上讲,苏联在战后也没有直接触碰美国的利益。因此,就冷战起源而言,在政策取向和舆论导向上,主要和主动的方面还是美国和西方,但这并不表明苏联是“无辜”的。恰恰相反,苏联在战后初期的许多言行和政策选择,在很大程度上,不仅没有消除美国和西方的不信任感,反而助长了他们对苏联的战略性疑虑。在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反复的相互撞击中,冷战局面终于在欧洲定格。那么,苏联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沈余二位先生说:苏联非但没有尽善尽美地解除美国、西欧的疑心,相反还根据自己的需求制定政策,刺激“助长”了美国、西欧对它的不信任,是矛盾激化的另一个戴罪者。这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沈余二位先生的逻辑很清楚了,窥知西方心病,体察西方的忧虑,用西方乐于见到的言行让它们放心,如此则天下大同矣!然而,能否反过来讲,让整个西方迎合苏联的胃口,做一些有利于世界和平事情?对于此,沈余二位先生并没这么说,或者说避而不谈,甚至于是在拒绝讨论。

苏联的罪过在哪里?

沈余二位先生何以如此?原因应该从题目里的,“斯大林是怎样掉入‘修昔底德陷阱’”这个问句里找:西方是早已崛起的霸权群体,而苏联作为一个后起者,不应该触碰那个群体操弄世界的特权,哪怕是无意的影响,也要尽量避免、消弭,如果不照办,那就无可避免的掉入“修昔底德陷阱”这个国际关系的“铁律”中了,冷战也不可避免。苏联没有避嫌,所以,苏联有罪,它并非“无辜者”!

由这番话,想起了中国古老寓言《智子疑邻》。西方,一贯以强盗思维看世,一贯以海盗行为对世,做贼的心虚,阴暗心理已成强势显性基因,别人家磨磨菜刀也会让他们认为是匈奴、蒙古骑兵重临,如此这般的一群“智人”们,让别国委曲求全迎合它们的这种思维,谁能办的到?沈余二位先生的这番说辞的逻辑,在最近二十几年来,累见于我国权势媒体的精英话术中——不可以让美国不高兴,决不能让西方不满意!无论史上的苏联,还是现实中的中国,谨小慎微侍奉美国、西方,那么史上冷战也好,当今后冷战也罢,不会有!否则,那可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掉入了“修昔底德陷阱”,挑战美国、西欧权威,下场悲剧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