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看民主迷信者的选择性失明

唐律疏议V 2019-05-02 浏览:
从刘瑜陈述中这些最基本的要素来看,新泽西州的政治体制大体上是这样的:新泽西州政府只有了财政赤字(无论什么原因),就可以任意增加税收;如果州议会不同意,州政府就可以罢工相要挟,直到议会同意为止;于是平头百姓就只好乖乖掏钱。从刘瑜的《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里可以看出的是,民主的实质就是明明“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老百姓怀里一年掏走275美元,却还让老百姓以为这是“至少经过一场辩论”的。

从《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看民主迷信者的选择性失明

《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是南方周末时评员刘瑜所作。文章评价了一个事件,该事件大致内容如下:

新泽西州州长和州议会产生了矛盾。起因是为了弥补州政府45亿美元的赤字,州长提出消费税上升一个百分点的提议(该建议意味着每个新泽西公民一年多交275美元的税)。州议会激烈反对之(涨税这东东从来都是先要反对一下的)。双方相持不下,过了预算批准的截止日期还没能达成共识。于是州长下令N多政府部门暂时下岗。名义上是“节省开支”,其实是要挟议会。因为公共服务部门关闭会导致选民的不满,而议会是不敢惹怒选民的。于是议会和州长都加班加点地紧急磋商,终于通过了消费税上升一个百分点的法案,但增税所得当有一半用于缓解高不动产税对老年人口造成的压力。州政府各部门于是重新开业。

刘瑜的评论大意为:州议会害怕惹毛选民,州长也害怕惹毛选民。征税会惹毛选民,而公共服务部门关闭也会惹毛选民。仅仅为了增百分之一的税,双方也要争个不休,这背后都是“选民利益的指挥棒”。“政治家的职位必须通过适当保护老百姓的利益来维持”“部分州议员们开始是怕涨税引起选民不满而拒绝州长的预算提案,后来,又同样是怕关闭部分公共服务惹毛了选民而达成了妥协。在这个案例里,政治家的政治考虑明显受了选民利益这个指挥棒的影响”“民主是非常脚踏实地、非常柴米油盐的一件事。它涉及到的,无非就是当有人要从我怀里一年掏走275美元的时候,它是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掏走,还是会至少经过一场辩论。”

是这样吗?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选民为什么不得不在多交税和丧失公共服务之间这两个烂苹果中间选一个不那么烂一点的?以前也收那么多税,也有那么多公共服务机构。原来二者兼得,为什么现在二者不可兼得了?为什么部分公共服务设施面临关闭?因为州议会不让州长加税。那州长为什么要加收税?因为州政府有45亿美元的赤字要弥补。

问题来了:州政府怎么会有45亿的赤字?议会不是监督州政府花钱的吗?州政府要弥补这个赤字时议会跳出来了,它形成这个赤字时州议会干什么去了?

事实上说到底,选民兜里那275美元多交的税,根本原因在于州政府那45亿美元的赤字。而那45亿美元的赤字是如何在“职位必须通过适当保护老百姓的利益来维持”的政治家手里形成的?这一切,刘瑜没有给出答案,甚至没有提出一丁点疑问。

这就好比父母养孩子,平时不管。直到孩子闹出病来,然后两人在那里争吵是应该给孩子吃药还是打针。刘瑜就好像一个路人,她看不到父母前面不管孩子的事实——可能也不愿意去看到——就在那里对父母后来关于孩子打针吃药的争论大加赞赏。于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在她眼里却成了一切以孩子利益为重的双亲。

让我们还原新泽西这个故事最基本的架构:州政府因为财政赤字(至于为什么会有赤字的原因似乎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文中只字未提)要多收税——州议会不同意——州政府搞罢工——州议会同意了——全州百姓必须多缴税,而且多缴的税当中有一半的支出方向不详。

从刘瑜陈述中这些最基本的要素来看,新泽西州的政治体制大体上是这样的:新泽西州政府只有了财政赤字(无论什么原因),就可以任意增加税收;如果州议会不同意,州政府就可以罢工相要挟,直到议会同意为止;于是平头百姓就只好乖乖掏钱

从刘瑜的《哪怕只增百分之一的税》里可以看出的是,民主的实质就是明明“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老百姓怀里一年掏走275美元,却还让老百姓以为这是“至少经过一场辩论”的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唐律疏议V”,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唐律疏议V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