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沈志华的恶毒谣言:皖南事变后,斯大林阻止了毛泽东要全面内战的意图?

长河红阳 2019-03-14 浏览:
沈志华这是在台湾什么“中大”的演讲,时间在2008年年末。这一年,马英九做了台湾省省长,两岸关系一片祥和亲切。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两岸关系会越走越近。很多很多想在两岸关系上种蛊的人也这么以为,所以想尽了法子破坏表面上一团和气的两岸关系。包括这个沈志华,这个做别样“学问”的“名校名师”。他的法子就是在讲说历史的时候,掺进自己的谣言,杜撰历史,炮制历史上国共两党间的一段深仇大恨,用以史为鉴的套路影射、警告台湾的国民党:历史上的中共对国民党有很深的敌意,由于历史传承的原因,现在的中共对你们也有敌意!所以,你们国民党要提防现在的共产党!两岸关系不要走得那么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皖南事变是抗战期间蒋记民国发动的、性质最恶劣的反共事件。几乎使抗日民族统一阵线崩解。这个事件最后以和平方式解决,这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共以民族前途为第一,用极大的宽容做出牺牲后得来的结果。这是中共、毛泽东的智慧与胸怀所致。不过,现今有“名师”精研学问得出了“不俗”的结论——斯大林对中共决策的干预,使皖南事变得以和平解决。这个“不俗”结论在这本书上:

驳沈志华的恶毒谣言:皖南事变后,斯大林阻止了毛泽东要全面内战的意图?

驳沈志华的恶毒谣言:皖南事变后,斯大林阻止了毛泽东要全面内战的意图?

驳沈志华的恶毒谣言:皖南事变后,斯大林阻止了毛泽东要全面内战的意图?

如第三幅图片所言:斯大林干预毛泽东/中共的决策,所以,才避免了毛泽东“集合全军之力”与蒋介石开战,才有皖南事变的和平解决,抗日民族统一阵线才不至于破裂。

据说这位“名师”是以倒腾俄罗斯档案在学界立足的,这个结论应该是从档案中来的。可是,他对皖南事变的这个论说首先没有拿出什么俄罗斯档案做证据,再次也没有其他来源的佐证,翻遍全书什么证据也没有!难道“信马由缰”式的瞎扯,扯到哪儿算哪儿?

一、皖南事变后,毛泽东和中共是如何顾全大局、灵活斗争的

当时中共的武装多大规模?50万(胡大牛《中共中央南方局统战史论》人民出版社 2008年10月 151页)。皖南事变之后,50万人齐上阵和蒋记民国决一死战?那么,日寇呢?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毛泽东是一流的战略家,岂能不知个中利害?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皖南事变期间,中共和平解决皖南事变的决策过程,在修订本《毛泽东年谱(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年年12月版)记载的明明白白,根本与斯大林无关!

皖南事变的大致过程,我用“年谱”的内容:

【1月4日 夜 新四军皖南部队九千余人由安徽泾县云岭凡三路向南出发。按照一九四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新四军军分会的决定,具体的转移路线是:由云岭驻地先向东南行进,绕道茂林,经三溪、旌德、宁国、郎溪,沿天目山麓进至溧阳苏南根据地,然后待机北渡。六日,新四军行至泾县境内的丕岭一带后,突遭国米党军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智慧的七个师八万余人的包围袭击。新四军被迫抵抗,殊死奋战。至十四日,除二千余人突围外,其余六千余人大部壮烈牺牲,一部被俘。(252页)】

在闻知新四军军部被敌围攻数日危在旦夕之后,毛泽东做出了最初的决策,决策中有军事打击蒋记民国的部署:

【1月13日 和朱德、王稼祥致电刘少奇、陈毅,彭德怀、左权,叶挺、项英、饶漱石,周恩来、叶剑英,指出:同意刘少奇、陈毅十二日电,苏北准备包围韩德勤,山东准备包围沈鸿烈,限电到十天内准备完毕,待命攻击,以答复蒋介石对我皖南新四军一万人的聚歼计划。如皖南部队被蒋介石消灭,我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韩德勤、沈鸿烈部,彻底解决华中问题。电报还指出:周、叶正在重庆抗议,我们正用朱、彭、叶项名义发出抗议通电,望电达茂林被围部队,如无法突围应再坚持十天,可能有办法。为应付严重事变,华北机动部队应加紧,重庆、桂林、西安、洛阳办事处应即刻准备好对付蒋介石袭击。皖南事变应公开宣传。】

首先,对苏北韩德勤、山东沈鸿烈等反共最积极的顽军包围,准备围歼;其次,华北八路军抽调精锐组成“机动部队”“应付严重事变”。在“国统区”几个大城市的办事处做好抵抗蒋介石突袭的准备。

这两个军事部署都只是在局部范围内进行对蒋进行军事打击的准备——山东、苏北,华北抽调机动部队。这也仅仅是反击、报复——“以答复蒋介石对我皖南新四军一万人的聚歼计划。”沈志华所谓的“集合全军之力决定跟蒋介石开战”从哪里说起呢?

这是13日得知叶挺部处境危急的时候做出的部署,后来根据事态变化做出的决策是不是有沈志华说的那种,与蒋介石全面开战的部署呢?那就再看相关记载:

【1月14日 和朱德、王稼祥发电给彭德怀、左权,贺龙、关向应,聂荣臻、彭真,刘伯承、邓小平,吕正操、程子华,朱瑞、陈光、罗荣桓,刘少奇、陈毅,周恩来、叶剑英,指出:“中央决定在政治上军事上迅即准备做全面大反攻,救援新四军,粉碎反共高潮。”“除已令苏北、山东迅即准备一切待命消灭韩德勤、沈鸿烈,同时发出最严重抗议通电,并向蒋介石直接谈判外,我华北各部须尊前令提前准备机动部队,准备对付最严重事变。”(257页)】

14日的决策与部署和13日大有不同,不同处在红字部分。13日军事部署占绝对、唯一,但是14日的决策中,军事准备固然一如13日命令,但是政治解决已被提到了第一位,政治手段成了首选。这一个不同就为后来事变的和平解决定了基调。这是毛泽东,这个中共领袖从抗日大局出发,以冷静的思考对初闻事变后的震怒、愤怒做的克制之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