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流沙河:国民党为反共拉夫抓丁、虐死百万壮丁的累累血债,你洗不白!(修订)

长河红阳 2019-02-02 浏览:
大后方的壮丁是为了抗日当兵的,但是很多人是被国军给虐待致死的,这样的悲惨命运绝对不可能被包裹得严实,总会被传回家乡。那么,当兵做国军死路一条就是百姓共识,尽管有保甲制的酷烈,但是到后来逃丁、拒服兵役也就是常态,那么,《抓壮丁》就成为当时现实的活剧。“王保长”们上蹿下跳有了表演舞台!“王保长”的嘴脸就是所有国统区“保长”的脸谱和共相。“壮丁”、“抓壮丁”这些词代表的历史事实绝不是流沙河说的那样温情脉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流沙河这个人很早听说过,最近微信公众号“民国史”上又见他那个文章,如图:

驳流沙河:国民党为反共拉夫抓丁、虐死百万壮丁的累累血债,你洗不白!(修订)

这个版本题目与早先有不同,但是还是那个文章。为了评说方便,顺着这个微信号提供的文章出处,在电脑上找到了这个版本:《流沙河:美国人是我们的朋友》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459.html

流沙河说:

【第一件事情,大家不是都看过有一个戏叫《抓壮丁》吗?这是40年代编的。后来政权改变以后也还演过。但最近这十多年这个戏突然一下就红起来,根据《抓壮丁》这个戏还衍生出来很多作品,比如《王保长》等。对这一批以《抓壮丁》为首、根据《抓壮丁》这个戏衍生出来的一系列作品,我曾经提出过一个意见。当时他们那些人在《华西都市报》楼上开一个会,商议他们的版面怎样来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当时我就说本人坚决要求,无论你们说《抓壮丁》这个戏、《王保长》这个戏如何了不起,要求你们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期间屏幕上我看不到。为什么呢,本人认为这个戏绝对不真实。我发表了一个说法:这个戏叫“诽谤旧社会”!当时大家听了就笑咯(笑声)。为什么这么说呢?旧社会自然不好,不好是因为它的社会结构不合理,而不是说当时的人都像《抓壮丁》及其系列作品里边塑造的那个形象。那个时候的社会制度不好,但人不是那个样子的,不是那么丑陋、因为这一切我都曾经亲身见到过。】

他说,旧社会是制度坏,人不坏,所以,也就没那么一个“王保长”群体。怪论:法西斯统治下能造出杀人狂魔,怎么可能蒋介石的法西斯统治造不出坏蛋?是不是这样?稍后有材料证明。现在接着看他嘴里的“抓壮丁”:

【我的家乡在今天的青白江区城乡镇,在那时金堂县的县城里边,一条好深的巷子叫槐树街,出去有一个庙子叫“川祖庙”(音)。从我当小学生起,这个川祖庙就有一拨一拨的壮丁进来集训,两三个月后就开赴前线去了。这都是我这个小学生亲眼见到的。这些壮丁苦得很,他们穿得稀烂,我没有看见任何强迫,全部是招派,而且都是自愿的。这些壮丁是怎样来的呢?当时的征兵政策,叫“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你有三弟兄必须要出一个去打仗,有五个要出两个。出了以后由国民政府(县政府)给“安家费”(用“黄谷”就是没有碾出来的米发放),所有壮丁的家属都领了的。这里面我所见到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自己去的,“拉壮丁”的事有没有?有,我亲自看见过一次,而且这一次的情况是:有个保长,他完成了任务又乱打主意,想再拉一个木匠。那天木匠收了工从房子上下来,保长就把他拉了。但是拉了以后第二天就放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子做不合法。由于当时负担壮丁的人除了保长以外还有很多乡长,别人都是按照规定而他完成后又胡乱来,怎么行呢?所以后来就放了。这是我见到的唯一一次。我见过川祖庙里一批批来一批批走不下数千人,这些壮丁怎么可能都是强迫拉来的呢?拉来他不跑吗?很容易他就跑了,那个庙子几面都是空的。这些壮丁非常苦、非常惨,我们四川的三百万壮丁几乎都是农民。全部是这些最穷苦的老百姓。而且这中间我没有看见过逃兵。逃兵有没有?有。连正规的兵营都有逃兵,但怎么能拿这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来比呢? 】

说壮丁们都是“自愿”的,这个可能么?这在抗战初期是可能的,毕竟打着“抗日”的旗号。中国百姓识大体,是可能自愿从军的。但是这样的“可能”绝不是百分之百心甘情愿,而是有种很凶狠的制度在催逼,如果你不“自愿”,一大群人会跟着你倒霉的。这是个什么制度?这就是萌芽于先秦时期、基本定型于秦汉年代、渐进成熟于隋唐五代、最后正式确立于两宋时候的保甲制。这个制度经由元、明两代完善,最严密、成熟于清朝。在晚清、民国初年在民主呼声下,作为专制的产物一度被废止,但是到1927年4·12后,蒋记民国把坚决反共定为最高国策后的1928年,这个腐朽专制的“保甲”制度又死灰复燃,成为蒋记民国加强农村控制的一种地方“自治”工具。这个“工具”的凶狠之处在于其中的“联保连坐”罚则。具体到流沙河说的,蒋记民国在抗战时候的大后方(四川)来讲:十户人家为“一甲”,设“甲长”一人,督令“甲”内各户完成官府的差派。十“甲”为一“保”,设保长一人,督令“保”内各“甲”完成官府差派。这制度在保内施行“连坐”制,一人违反官府法条,全家受罚;一户受罚,“保”内其他各户跟着受惩治。(据冉绵惠、李惠宇著,四川大学出版社《民国时期保甲制度研究》2005年4月、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国历史大辞典》2108页 )。打个比方:如果抽丁当兵的指令下达到某户,这一户壮丁逃亡的话,这家人的其他男丁要顶补,或者无男丁,家中老弱妇孺要吃官司。顺带着其余同“甲”的九户人家也要吃官司蹲大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