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贫富差距怪公有制和国家管理体制?——必须揭露否定公有制主体地位的违宪舆论

何干强 2019-01-06 浏览:
当前,有必要把揭露和批判否定公有制为主体的违宪舆论,与在经济工作上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指导地位结合起来,与坚持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结合起来,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必须更加注重发挥宪法的重要作用”,“把实施宪法提高到新的水平”的指示精神,把宪法关于“以公有制为主体”这个关键性的规定落实到经济工作中。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何干强:贫富差距怪公有制和国家管理体制?——必须揭露否定公有制主体地位的违宪舆论

最近,网上流传一篇关于“姓社姓资争论”的演讲文章,[1]所以较引人注目。文中有两个颇有代表性的观点:

一曰:“现在我们实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也必须以多种所有制为基础。”

二曰:“所有这些[2]都对我国的基尼系数与贫富差距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实际上都与私有经济没有直接关系,反而与我们的公有制和延续下来的国家管理体制安排有关。”简言之,“贫富差距与私有制无关,与公有制和国家管理体制有关。”乍看其文章中的论述,这些观点都有某种“理由”支撑;但是用唯物史观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理论来分析,却都站不住脚。这些观点对宪法关于“公有制为主体”的庄严规定,持轻浮的否定态度,对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本身也持根本否定的立场。

这些观点的抛出,决非偶然。连同媒体上正在传播的同类观点,不难发现,目前有一股不可等闲视之的势力,正在制造否定“公有制为主体”的违宪舆论,妄图搞乱人们的思想,以达到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彻底颠覆社会主义根本制度的目的。很清楚,只要宪法关于“公有制为主体”的庄严规定巍然不动,私有制超过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规定的比重这种现象,终究会被我们党和国家代表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依宪纠正。而一旦“公有制为主体”被删除,那么要纠正这种现象,就将失去国家根本大法的依据,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就可能名存实亡,甚至连名都可能被改掉。因此,宪法关于“公有制为主体”的规定,乃是那股妄图势力前面的最终障碍。在所有制结构发生私有制占比越来越大的态势下,他们以为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蠢蠢欲动,不断制造违宪舆论,鼓吹修宪。

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否定公有制主体地位违宪舆论,我们必须予以坚决揭露和严肃批判。本文拟着重评析上述两个观点。

先看第一个似是而非的观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也必须以多种所有制为基础”,这个说法的实质是要否定宪法关于“公有制为主体”的庄严规定。

现实国民经济存在多种所有制,这是事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多种所有制“就是也必须”成为“社会主义经济形态”的经济“基础”。宪法第十一条规定的是,“在法律规定范围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3]这里规定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并没有规定“多种所有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

基础是经济基础的简称,其含义与“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是有原则区别的。在唯物史观视域中,经济基础是“整个社会结构”的基础,[4]它是决定一定社会形态历史性质和主要特征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并体现这种社会形态发展的必然趋势。经济基础是与上层建筑相对应的概念,它决定国家和主要意识形态的阶级性质。因此,不能用市场经济“组成部分”来替代“经济基础”。

宪法第六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5]这说明,宪法依据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规定,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经济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它是不包括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过去,理论界曾有人提出过新民主主义历史阶段的“综合经济基础”论,但当时这种观点也没有只讲“多种所有制”,而是讲“一主多元”,即明确主张“综合经济基础”应是公有制占主体地位的多种所有制。可见,以“多种所有制为基础”,这是一个新冒出来的主张,这个主张的要害是否定公有制为主体,是用“多种所有制”来模糊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本质,这与“综合经济基础”论是根本不同的。

应当指出,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多种所有制”为基础,这就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对立起来了;并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对立起来了。这制造了一种混乱,让人们以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可以脱离“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而独立存在的,是可以另搞一套、甚至搞以私有制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制度的。其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这三个范畴,反映的绝不是三个彼此独立的不同经济形态,而是同一个当代中国的经济形态,只是反映的角度有所区别而已。既然“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既然“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所有制结构“以公有制为主体”,那么在同一个国度的以社会主义为定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它的“基础”的,也理应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作为其所有制结构的,也理应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怎么能在表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时,取消“公有制为主体”这个重要的前提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何干强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