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沈志华:苏联因为“不懂世界货币”而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

长河红阳 2018-12-28 浏览: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初,美国就没有承诺所有流通在世界各地的美元都可以从美国的黄金库里兑换到黄金。一、世界经济运行需要的美元要多于美国对应的黄金储备;二、最要紧的,美国还要为将来悄悄开动印钞机,印刷美元白条掠夺、套取他国财富预留空间。当年苏联政府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洞悉明查美国险恶居心后的最高明的应对策略——在消灭不了美国这个冷战总祸根的现实限制下,与它的侵略工具彻底绝缘是最高明的选择!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问沈志华:苏联因为“不懂世界货币”而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

如题,这又是沈志华先生的一个神论。这个神论同样出自他的大作——《沈志华:从解密档案来看冷战的起源》。在这个大作里,沈志华先生对美苏对抗/冷战的原因作了分析。难得的是他数落了几句美国的不是:

【冷战的爆发,美国是主动的一方。
其实在1947年之前,苏联的所有做法,没有一个是直接针对美国的。雅尔塔体系,苏联其实是接受的。但为什么很快,雅尔塔体系就瓦解,冷战就爆发了呢?在我看来主要责任还是美国,美国到二战结束的时候,国内政治发生了巨大变化:右翼势力抬头。你想罗斯福当了四届总统,其实罗斯福死之前,美国的政治风向已经变了。他的第三任期,华莱士是副总统,和罗斯福搭配的非常好。可他为什么没让华莱士接班呢?为什么在第四任期的时候选择了杜鲁门当副总统呢?因为华莱士比较左,对苏联比较同情。即便是民主党内部,对左翼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所以等到罗斯福一死,美国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看档案文件就能看得比较清楚,罗斯福在的时候,事情他能压住,但是罗斯福一死,等到杜鲁门上任,国防部长、财政部长、国务卿全换了。华莱士没当上副总统,让他当商业部长,最后也给拿下,整个右翼势力抬头,意识形态色彩很浓厚。在这样的氛围下,再来解读苏联的言论和行为,就很容易过度解读。所以在冷战的爆发中,美国是比较主动的。现在档案都解密了,两边的档案我们对着看:美国的档案里有,他们讨论,要怎么军事上对付苏联,部队怎么部署,苏联人的档案里看不到这些。不是说苏联人档案没解密,都解密了。我必须要说,冷战的起源,美国是主导。从逻辑上讲,苏联也不可能主动挑战美国,没实力啊。军事、科技、经济,都不如。在当时,只要是美苏发生直接冲突,到最后斯大林都让步了。他是不愿意和美国走向对抗的】

这个呢,我是大部分赞成的,冷战就是美国一手造成的。不过关于军事实力么,有句话要讲:在酷寒条件下的大兵团作战能力美国基本不具备!实话实说。但是,沈先生接下来的话就不对头了:

【对美苏走上对抗,斯大林和苏联不是无辜的,有很多事情是苏联自己造成的。主要有以下几个事件。第一,苏联对加入战后体系有恐惧、不放心。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显示:布雷顿森林会议,开始斯大林派人去,去了以后,不断打报告回来。一个呢,他们不大懂。都是学的《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美国要搞世界货币,怎么回事?不懂,最后觉得算了,免得被骗了。对于后来一系列经贸组织,苏联也都有这种戒备和抵制的心理。等于说,苏联没有加入战后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这样从经济上,两个世界就分开了。
http://www.hybsl.cn/beijingcankao/beijingfenxi/2018-12-11/68819.html】

对于冷战这个人类的悲剧,沈志华至始至终不忘了在社会主义阵营这儿打上一棍子,所以有如上说辞。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苏联的那些“学《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不懂”美国要搞的那个“世界货币”?是不是苏联人的多疑又加了分量,促成了两极对抗的一个重要原因产生?甚至于再追问一句: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辉煌就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创造的,沈志华的意思是贬低苏联顺带着把那三十年也否定了?

就文章提到的苏联来讲,按着沈先生的全文,这是肯定的,苏联不懂美国的“世界货币”,原因就是他有“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可是很遗憾,在全文没有一处“解密档案”的原文征引。我没有“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只有四十年前的老书——王绳祖《国际关系史》。对这段历史,这本书第七册40-51页这样说:

【美国最初筹划的是一种世界性的国际货币体系,并将这一货币体系作为战后与苏联保持合作的重要一环。……为了争取苏联的合作,怀特本人曾与1944年3月建议给予苏联5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他认为这样做将会给美世界苏两国政府在站后的继续合作提供健全的基础。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前,美国还答应将苏联在“基金”的份额提高到12亿美元,以体现苏联的经济实力。苏联对赫尔德备忘录曾表示赞赏,对建立“基金”和世界银行也曾表示兴趣。1944年4月20日,莫洛托夫在召见美国大使哈里曼时表示,苏联政府虽然对国际货币基金有不同看法,并对一些列问题持反对对意见,但仍同意指派专家在华盛顿同美国继续讨论。】

从如上记录可见,苏联在“布雷顿森林会议”召开之前,就对美国人的“世界货币”计划有研究,也有自己一系列的意见和主张。苏联的那些“学《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学家对美国的那一套很懂!苏联政府也愿意派代表去美国“继续讨论”。应该是在美国开会时,苏联人的意见没有得到美国的正面响应与接受,苏联最终没有批准《布雷顿森林协议》,拒绝参加“基金”(国际货币基金)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理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