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外交官,请多了解一点新中国的外交史

胡新民 2018-11-25 浏览:
1972年中美关系的解冻和随之而来的新中国第二次建交潮,完全彻底扭转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弱国无外交”的局面。正如徐中约在总结这一段历史时指出的:“毛泽东——周恩来的外交大构想相当灵验,大大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和第三世界的代表获得了在联合国中的永久席位,并吸引了四方八面的国家元首和领导人络绎不绝地来访。北京成了国际交往的一个枢纽。中国不再孤立,它已经成功地打破了苏联和美国的包围。中国再一次进入国际大家庭,这一次不再是一个虚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而是一个地位优越、备受尊敬的大国。”
【“新中国建立之初的毛泽东时代主要是解决国家生存问题,因为当时西方孤立中国,国内仍有颠覆势力作祟。试想,直到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还有台湾特务制造‘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刺杀周恩来总理,可见当时形势的恶劣。在那种内外压力下,彼时无论谁领导新中国,首要考虑都是如何让国家‘活下去’,表现出来就是对外不惧打仗,对内强调阶级斗争。”
“等到中美建交、中国有了‘两弹一星’之后,国家安全问题基本得到解决,然后就开始转向发展了。邓小平时代主要就是解决如何‘活得好’的问题。”】

因此,如果没有当年的“两弹一星”,以及与此相关的比较独立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即使有再高的GDP,也不可能成为有影响的世界大国。这就是历史的经验。

关于“朝圣”的说法,来自于在西方颇有影响力的美籍华人历史学家徐中约。他所著的《中国近代史:1600-2000,中国的奋斗》,是欧美及东南亚等地中国近代史研究的权威著作及最畅销的学术教科书,是一本极具深远影响的经典力作。海内外历史学界认为,作者以超越意识形态、阶级、党派、种族和文化的眼光,公平公正、客观冷静地看待历史事件的发生。

徐中约在该书中对尼克松访华是这样表述的:

【“一些亚洲人把尼克松访华看作是一次朝圣,因为在历史上,中国皇帝是从不离开本国的;只有藩属国的国王和使臣前往中国向皇帝表示敬意。尼克松的访问将给予中国一种新的尊严感,同时也使它获得大国的地位。”“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是精明杰出的革命家,也都熟知历史。他们知道抓住这个大好时机使其为己所用的重要性。美国探索打开中国大门的努力与他们自己的大构想相吻合,于是尼克松成了北京欢迎的客人。”
“(尼克松到达北京)几小时以后,毛泽东在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和基辛格,这是一次事先未经安排的会面,持续了一个小时。总统和他的外交政策顾问走进书房时好像是‘去见识一个场合远大于去拜会一个人’。毛泽东说话洒脱,充满威严和自信,朴实巧妙,而周恩来则保持沉默。尼克逊‘感受到了毛泽东的魄力’,并表现出从未被新闻媒体见过的‘罕见的谦逊和敬畏神情’。”】

回顾这段历史,应该可以说,1972年中美关系的解冻和随之而来的新中国第二次建交潮,完全彻底扭转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弱国无外交”的局面。正如徐中约在总结这一段历史时指出的:

【“毛泽东——周恩来的外交大构想相当灵验,大大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和第三世界的代表获得了在联合国中的永久席位,并吸引了四方八面的国家元首和领导人络绎不绝地来访。北京成了国际交往的一个枢纽。中国不再孤立,它已经成功地打破了苏联和美国的包围。中国再一次进入国际大家庭,这一次不再是一个虚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而是一个地位优越、备受尊敬的大国。”】

希望我国某些在职的或者曾经在外交岗位工作过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关心中国外交事物的朋友,如果不相信官修党史、国史,建议看看海外出版的权威性历史著作。这对更加全面地了解新中国的外交史,还是很有益处的。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