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长河红阳 2018-11-07 浏览: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徐少将的考证中,就有彭明道的诡辩内容在内:毛泽东主席是在11月下旬前离开长沙去上海开中共中央的三届一中全会,之后就一直在上海没有回长沙,可是,我这个离不得《毛泽东年谱》的草民却找到一条“年谱”记录,这条记录是排在“11月24日、11月25日”条文之后的:

【11月下旬 在水口山铅锌矿准备庆祝工人俱乐部成立一周年前夕,从长沙致信夏曦和水口山党支部,指出:不要只管庆祝,要摸清敌人,敌人已经开枪了,你们一定要慎重,要掌握情况,要防止敌人万一袭击。】

这一条记录说明,11月下旬毛泽东主席就在长沙。那么,这就与他11月24-25日在上海参加中共中央三届一中全会冲突了,这一“冲突”也是彭明道诡辩的地方:据彭明道的诡辩,这封写给夏曦的信是找不到原件的。那么,问一句,找不到原件就证明没这回事?1920年,这样的信在战乱中遗失那是极可能的事情,凭这个否认这封信,再推论出毛泽东主席不在长沙?不放你把新的内容也证伪了更彻底,无论彭明道、无论徐焰,都下下功夫拿出证据?

在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2年 4月版《毛泽东传》第一卷94-95页上,是没有毛主席去上海参加这次会议的记录的。有一种可能:毛主席确实应该出席会议,但是因为湖南党的工作的原因实际上并没有到会。这个可能是有的。

之后就是上文引用过的“12月底”条文:

【12月底 奉中央通知[1]离开长沙去上海,准备赴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作《贺新郎·别友》词赠杨开慧……(117页)】

这样的情况是说得通的。

即便我们退一万步讲,我们不顾“11月中旬”给夏曦去信的条目,就认定毛主席在11月24-25间在上海开会,那么,这就能说明开完“中共中央三届一中全会”后,主席就一直在上海没回长沙?如果是这样,证据呢?!

对比如上条文,1923年12月底,毛泽东主席就在长沙。他在12月底接到中央通知离开长沙去上海。固然杨开慧不可能送到长沙码头,但是,谁说离别的诗词就一定要在码头触景生情写就?如果说这首词就是写给陶斯咏的,不妨拿出着实的证据证明陶斯咏的送别!有么?!

尤其可恶的是,徐少将如此恶毒地污蔑、抹黑毛主席的做法,却别有用心地以还原历史真相、把毛泽东从神还原成人、讲述一个有七情六欲的真实的“人”的笔调写出来,似乎自己没有恶意,只是想向读者讲述一个更真实的毛泽东而已。比如:

【逝者如斯夫!毛泽东及他的诗友们虽然已先后魂上重霄九,然而他给后人留下的那些瑰丽诗词,仍是激励亿万人奋进的心曲。我们研究毛泽东的诗词,从中可以看到的是人而不是神的毛泽东,同时能够品味到中华文明中的传统文学所带来的艺术享受。】
【从毛泽东在80岁时还修改《贺新郎》并专门注明是“别友”来看,他在晚年可能也追忆起那位红颜薄命的陶斯咏。……通过对早年情感的追思表露出对自己后来婚姻的遗憾。】

廓清迷雾,击碎谣言,打击历史虚无主义,路还很远呐!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