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长河红阳 2018-11-07 浏览: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陶斯咏加入了这个书社,她拿了10块光洋出来。拿10块光洋的只有3个。姜济寰一个,毛泽东一个,再一个就是陶斯咏。姜济寰是长沙县的县长(知事)。其他,周士钊拿了2块,易礼容拿了一块。
文化书社成立后,易礼容是经理,毛泽东是特别交涉员。进货、和外界打交道基本上是毛泽东。陶斯咏只是普通会员。
1921年元旦,新民学会的成员到周南聚会。这一天落雪,毛泽东、陶斯咏他们在周南照了张相。这张相现在还在周南中学。】

就这么点少的可怜的陶斯咏的材料就能让彭明道杜撰出一个毛泽东的“婚外情”。这段干干净净的历史,我怎么也看不出开国领袖和这个陶斯咏能有什么“感情”纠葛,难道只因为这二人一男一女?都是新民学会的成员?嚯,这个编故事造谣的能耐比吸血的蚂蟥厉害万倍。蚂蟥吸血,那是要有人下水才能办到,可是这位彭“专家”看到了水中人的影子就能跃出水面咬人吸血,这个彭“专家”,更像是一个编小黄书的变态老汉!

再看彭“专家”的说辞:

【也就是1921年,陶斯咏去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去进修过一年。这年7月,毛泽东收到共产国际寄来的200块光洋,喊老大哥何叔衡一起去上海开会,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大”。一大开完,每人又发了50块光洋。陈公博带着他的老婆杭州玩去了,别的也个干个的事去了。毛泽东返回长沙途中,特意绕道南京看了下陶斯咏。】

看到了么,“毛泽东返回长沙途中,特意绕道南京看了下陶斯咏。”不一般哦!

可是在《毛泽东年谱》,我翻到的这段历史是这样的:

【8月上旬(按:1921年) 到杭州、南京一带游历。在南京,看望周世钊以及在东南大学暑假补习班学习的陶毅(陶斯咏)、吴钊等六人。(83页)】

从哪里能看到毛泽东是专程看望陶毅(陶斯咏)的?

更像是阴谋中的“污点证人”在胡乱攀咬!

专著与“考证”,信哪个?

彭“专家”的垃圾文我就切割到这里。不过这个谣言,从彭明道后有了接棒手,这个接棒人乃是我国军内学问家徐焰少将,他的文章《毛泽东的婉约情词<贺新郎>是写给谁的?》,就从彭明道这里“取经”不少,其中与彭“专家”的《毛泽东和陶斯咏在周南照了张相》的雷同处我不重复了,只说徐焰文章的不同处。在这篇文章的“手书赠丁玲的《贺新郎》原本,更体现昔日情感”一节中这样写道:

【《贺新郎·别友》被认定是写给陶斯咏的,还有一个佐证,那便是1937年毛泽东曾抄录此词赠给女作家丁玲。这个于1928年在文坛上以“沙菲女士的日记”一举闻名于全国的共产党员作家在1933年被国民党逮捕,脱险后在1936年11月赴陕北。毛泽东不仅写了一首《临江仙》称赞她是“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在丁玲自我介绍曾是陶斯咏的学生后还手书了《贺新郎》一词相赠。这首词是现在能看到的最早稿本,比后两个版本更有婉约之气且情柔更深,全文是: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惨然无绪。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翻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
曾不记:倚楼处?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思根缕。
我自精禽填恨海,愿君为翠鸟剿珠树。
重感慨,泪如雨!
应该说,这首《贺新郎》可能是最早版本,在目前看到三个版本中最符合作者当年的创作意境。这首词略有悲凉之气,而且像“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以及“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一类的词句,可谓情诗的佳作。
毛泽东平时将自己的诗词赠人时,往往都含有深意。他知道丁玲曾是陶斯咏的学生,便手书这首情词相送,很有可能是触发了年轻时那段难忘情感而发。】

徐少将的断语虽然说的是“很可能是触发了年轻时的那段难忘情感而发”,但是言之凿凿要传达的是“不容置疑”。

在一篇《丁玲在延安最美好的一段岁月》http://book.ifeng.com/a/20150723/16468_1.shtml里对此事有详细的说明,文章的作者是李向东、王增如,这两位先生是《丁玲传》的作者。

【有时毛泽东一边谈话,一边用毛笔抄几首他自己填的词或者他喜欢的词,有几首就给了丁玲,其中有1925年作的《沁园春·长沙》,1927年的《菩萨蛮·黄鹤楼》,1935年的《念奴娇·昆仑》和《清平乐·六盘山》,1936年的《沁园春·雪》等,都写在毛边纸上。笔者见过丁玲收藏的毛泽东诗词手迹的复印件,与官方的权威版本稍有不同。《沁园春·长沙》的最后两句是:“向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菩萨蛮·黄鹤楼》最后两句是:“举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念奴娇·昆仑》的开头是“试问昆仑:为谁来装点许多银物?”末尾“安得倚天挥宝剑”一句,将“挥”字改为“抽”,接下来是:“把你挥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遗美,一截留中国。太平世界,环球一样凉热。”“一样凉热”原为“同此凉热”,又将“同此”改为“一样”。《清平乐·六盘山》末两句是:“今日长缨在手,他年缚住苍龙。”《沁园春·雪》中是“绝代姿容,成吉思汗”。各首只写了词牌,无题目,《黄鹤楼》一首连词牌也没有。另有一首词为:“洋场十里明如画/灯前走笔难成话/也得一长篇/风来听我宣// 繁花三月暮/人在春深处/不要问繁花/单单送彼家”。不知出自谁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