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长河红阳 2018-11-07 浏览: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彭“专家”还这样说:

【另外,毛主席何等英明,他不会分不清妻和友的区别,如果是给杨开慧的,他应该会写“别妻”。】

瞅瞅这个狗屁不通的彭明道,彭“专家”!拿出这个当证据,无知透顶!在毛泽东、杨开慧,周恩来、邓颖超那一代革命家中间以“友”作为夫妻间的互称太正常了!在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3月版的《周恩来传》第四卷1939页上,就有这样的文字:

【从十二日(1976年1月12日)起,首都各界群众四万多人有秩序地陆续前往天安门广场东侧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大厅,沉痛悼念周恩来。毛泽东、朱德、叶剑英、邓小平、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夫人邓颖超,以及其他方面的单位和个人敬献了花圈。邓颖超所送的花圈的缎带上写着:“悼念恩来战友——小超哀献”。】

周总理和邓颖超是夫妻,但是,更是革命战友!他们夫妇就是以“友”相称!这些革命家们的结合,就是先以共同的革命志向相互吸引靠近,再结为生死伴侣的!

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是夫妻,但是,这样的夫妻可不是寻常的饮食夫妻,是有共同远大革命志向的革命伉俪。在当时,共产主义被统治中国的所有旧势力视作洪水猛兽,践行共产主义、干革命就是战斗,是要有付出牺牲的准备的。这样的夫妻,亦是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以“友”字为词冠名送给妻子有什么不可以的?!中共的革命家们,先为战友后为夫妻者多得很,以“友”字互称的夫妻很有!

这个彭明道,这个彭“专家”,在“妻”与“友”上咬文嚼字,不过蜀犬吠日!乃是浅薄低下至极的无耻之徒!

无凭无据的老革命证言

这位彭“专家”还有话:

【(上世纪)80年代,有一次易礼容回到长沙,我去采访过他。讲起毛主席的诗,易老说,这个可能是写给陶斯咏的。另外,我也问过肖永毅。肖永毅的母亲和杨开智(杨开慧的哥哥)的夫人是亲姐妹,另外,肖永毅的父亲肖道五也是新民学会会员,肖永毅讲,这个《贺新郎·别友》也很有可能是写给陶斯咏的。】

文字里的这位易礼容(1898—1997),字润生,号韵珊,是新民学会会员、共产党早期党员,曾经和毛泽东一起创办长沙文化书社,和毛泽东相识很早、交情不浅。从这位革命老人口中是能采访出一些历史隐史的。但是,这样的采访是在何年何月何日?你这个采访者应该能记得吧?你怎么不说说呢?精确不到日子,年月总该有么!可是,这个彭“专家”却含混一句“80年代”,糊弄谁呢?再者,放下日期不讲,在什么地方易礼容发证言的?在场的还有些谁?这个也忘记了?这些能给证言添分量的要素一个都没有,居然就把干干净净的毛泽东往事“考证”出“香艳”味道,你这份“功夫”实在惊世骇俗!

还有文字里提到的肖永毅这个人的证言,这位彭“专家”同样没给出采访、问询的准确时间和采访地点以及见证人!非如此,不足以信口胡诌!

耐人寻味的是彭“专家”的这句话:

【我大概是1996年就写了篇万把字的《毛泽东的<贺新郎·别友>是写给谁的》,一直没地方发,后来,周实的《书屋》杂志,在2001年的第二期,把我这篇文章发出来了。好家伙,文章发出来后,好多人批评我。】

呵呵,“批评”你?该不是骂你吧?就你那蜀犬吠日的一点点“学问”,该骂!

依着上面的文字,1996年——2001年前,这个彭“专家”的“大作”一直被埋没,凑巧的是易礼容老人在1997年3月28日在北京医院病逝,享年99岁。有玄机哦。我很怀疑1996年彭明道是不是有这个“大作”,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谁知道这个“大作”是不是在易礼容老人去世数年之后编出来的?窃以为,就算他1996年有这个大作了,在易礼容老人在世的1996年他也是不敢发表的!被活着的易礼容老人追究造谣之责怎么办?一个对着《毛泽东年谱》大放厥词:“我查过毛主席年谱,写这首词的时候,毛主席和杨开慧不在一起”的无耻无行之辈,一个连采访易礼容老人的时间、地点、在场见证者都说不清楚的“专家”,无论写什么都是在造谣!

干干净净的历史与无中生有的攀咬

接着看彭明道/彭“专家”的发现:

【因为研究毛泽东诗词,我对陶斯咏有点了解。但了解不是很多,长沙和湘潭的党史办和史志办,周南中学,省档案馆,都查到了,但没查到什么,她的资料少得可怜。……1920年吧,易礼容(新民学会会员)、毛泽东他们在长沙大公报上登广告,发起成立文化书社。文化书社是做什么的,卖书的。主要是卖一些进步书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