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长河红阳 2018-11-07 浏览: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长期以来,在内外反动派制造的谣诼中,攻击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占有很大一部分。在这些关于毛泽东的谣言中,对毛主席的私人生活进行黑化、污名化,是它们的一贯手法。敌对势力在制造相关谣言时,为了显得“有凭有据”,往往喜欢从毛主席自己的诗词作品中寻章摘句、掐头去尾、东拼西凑、添油加醋,乍一看还真能唬住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

在关于毛主席婚姻生活的许多无耻谣言中,有一个是关于写于上世纪20年代的词作《贺新郎》的对象的。近些年来,不断有人通过所谓的“考证”“还原真相”试图证明,这首词不是毛泽东写给自己的妻子杨开慧的,对象另有其人。换言之,毛泽东在和杨开慧婚姻期间还有一段婚外情。相关的文章,代表性的至少有两个:《毛泽东的婉约情词<贺新郎>是写给谁的?》http://ah.people.com.cn/n/2015/0602/c358327-25089640.html

《毛泽东和陶斯咏在周南照了张相》http://www.library.hn.cn/wlzz/2007/ttsd/20070716203126.htm

前一个文章,作者是徐焰少将,是军内著名的学问家。后一个文章,作者“非牛”,没什么名声,但是他文章记录的是一位“专家”的口述,此“专家”——彭明道,是“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湖南广播电视厅退休干部”,看上去也是有些“能耐”的。而且呢,在徐焰少将的文章里也在征引这位彭专家的结论,可见,在这段“隐史”上,这位彭专家的研究徐焰将军是信从的。所以,本文的质疑从这位彭“专家”开始。

“专家”看过“年谱”么?

这位彭“专家”这样说:

【经过考证,我认为,毛主席的《贺新郎·别友》不是写给杨开慧的。我查过毛主席年谱,写这首词的时候,毛主席和杨开慧不在一起。毛主席写这首词是1923年12月底,他这个时候在广州参加国民党的一大,杨开慧刚生完毛岸青不久,还在板仓坐月子。】

这就是彭“专家”的立论。立论的根据:《毛泽东年谱》。那么,《毛泽东年谱》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是什么样的?真如他所说?《毛泽东年谱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修订本)》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年12月版 )第117页上这样写道:

【12月底 奉中央通知[1]离开长沙去上海,准备赴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作《贺新郎·别友》词赠杨开慧: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
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
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
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
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
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
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
又恰象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
和云翥。】

从“年谱”上看,毛主席在12月底从长沙前往上海,“准备赴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可不是彭“专家”说的“他这个时候在广州参加国民党的一大”!毛泽东主席在广州参加国民党一大的日期在1924年初了!看“年谱”119页:

【1月中旬 和国民党部分代表乘轮船离开上海到广州,参加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月20日——30日 作为湖南国民党地方组织的代表,出席在广州召开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这个彭“专家”看过《毛泽东年谱》么?!显然没有!

按着“年谱”的记载:

【9月16日 遵照中共中央的决定并受国民党本部总务部副部长林伯渠的委托,回长沙,在湖南筹建国民党组织】

也就是说,从1923年9月16日到12月底,毛泽东主席基本上在长沙和妻子杨开慧、儿子毛岸英生活在一起,当年11月13日次子毛岸青在长沙东乡板仓出生。

“毛主席写这首词是1923年12月底,他这个时候在广州参加国民党的一大,杨开慧刚生完毛岸青不久,还在板仓坐月子。”,彭“专家”是这么说的,那么这个彭明道的妄说是从哪里来的底气呢?在这个问题上,类似的说辞在徐焰少将的文章里有所显示,稍后在质疑徐焰的部分一并解决。

咬文嚼字显无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