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教授奇文有感,大宋朝承载不了公知的美梦

云泊天 2018-09-27 浏览:
那是一个“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的时代,“势官富姓占田无限,兼并冒伪习以为俗,重禁莫能止焉”以至于“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卓锥之地”,富有的既得利益士大夫们仍然认为“四十二年于兹,可谓海内大治矣。窃迹羲黄之前,敻乎莫索其详。自《诗》、《书》之载,未有如兹之盛者也”。宋仁宗,一个一事无成的平庸君主,不过因为墨守陈规萧规曹随,对大臣们较少掣肘,权贵富豪可以为所欲为,所以受到了士大夫们的“欣赏”,士大夫们为此大唱赞歌。

读教授奇文有感,大宋朝承载不了公知的美梦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作迂腐之态,行苟且之事,吐恶心之言,人模狗样,这样的书生在当今的社会非常之多。这种书生往往或身居要位,或影响极广,他们或著书立说,或行文演讲,全无一丝人气,有的只他们胸中那涛天的怨愤。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在他们身上是看不到的,有的只是他们的蝇营苟且而已。

这不,我今天又看到了个奇葩之文——《宋仁宗<杜课第669期>》。作者是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杜骏飞,在这里我就不加先生二字了,我不想辱没了这两个字。不长的文章共分四节,单纯从文字修养水平来说,确实算得上一篇美文。但杜教授绝对把“文须有益于天下”这几个字当垃圾扔到旮旯里去了。

在其文章的引子里,他借陈寅恪之言极力赞美宋仁宗之朝。在杜骏飞笔下,仁宗一朝有着唐宋八大家之六家,有着四大发明之三项,而给予了宋仁宗一朝一顶中华千百年“文明”之极的桂冠。

读教授奇文有感,大宋朝承载不了公知的美梦

寥寥数言,文字功力确实可见。在这个引子里也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过于久远的历史,你贬也好褒也好,并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要看的是这个文人借古言今到底要表达什么,这才是关键。

那么我们看第一节。宋神宗受其宠妃的蛊惑,要授于张佐尧一个油水多的肥缺,结果受到包拯的阻挠而作罢。

读教授奇文有感,大宋朝承载不了公知的美梦

看上图,注意到了黑体加粗的字了没有?“妄议”

这没有所指吗?怕是只能骗骗三岁孩子。包拯等所作所为,是“正面谏言”还是“妄议”,我想以杜骏飞贵为一院之院长,以其文字修养水平,是不可能分不清的。可见杜教授在混淆概念方面是一位高手。

我更想知道,杜教授到底是有何种“妄议”压在心里不敢吐出来呢?

文章后面几节用了几个小故事,以说明宋仁宗之仁。比如宋仁宗以奖代罚,不兴文字狱;体恤下人,强忍口渴;行节俭之道,少吃了一碗“羊肉汤”;宋仁宗死时举国行哀,敌国辽道宗因“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欲为其设衣冠冢。然后给出的结语是:“统治者要有敬畏之心”。

读教授奇文有感,大宋朝承载不了公知的美梦

整篇文章看下来,总有一种感觉,似乎杜骏飞有口不能言,有笔不能写,活得很憋曲嘛。呵呵,如果他真有文人之傲骨,大可不食这五斗米呀。看来怕得是,他只有傲气与怨气,而没有傲骨。他希望的是统治者能唾面自干、能纳諌、能容忍非议。然而非常奇怪的是,在他的文章下面,从来就不能看到有对其文章非议的留言。嗯,杜教授也很喜欢别人的吹捧与奉承,压制别人对他的批评与“妄议”,这似乎也是很讽刺嘛。

杜骏飞教授,请正人先正已。

宋朝的历史,我并不太了解,但“弱宋”一词由来已久,真的就会如杜骏飞笔下所描述的那么美好吗?宋仁宗就真的那么受人推崇吗?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的帝皇中,,宋仁宗籍籍无名,现在杜骏飞把他拎出来大建牌坊,估计看重的,就是宋仁宗个人品格方面的出众,以及对士大夫的宽容了吧。嗯,放在古代,以杜骏飞今天的成就,应当也是士大夫中的名流,莫怪乎他很是念想。

那是一个“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的时代,“势官富姓占田无限,兼并冒伪习以为俗,重禁莫能止焉”以至于“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卓锥之地”,富有的既得利益士大夫们仍然认为“四十二年于兹,可谓海内大治矣。窃迹羲黄之前,敻乎莫索其详。自《诗》、《书》之载,未有如兹之盛者也”。宋仁宗,一个一事无成的平庸君主,不过因为墨守陈规萧规曹随,对大臣们较少掣肘,权贵富豪可以为所欲为,所以受到了士大夫们的“欣赏”,士大夫们为此大唱赞歌。

可真相是残酷的,在仁宗一朝,天下盗贼四起,流寇横行,在仁宗朝的文臣武将的传记里,不乏“练兵、选将、救灾、屯田、平寇”等字眼。这些词语的背后,都是社会的混乱,万民的悲哀;统治者贪生怕死、消极防御、议和苟安活得是多么的屈辱。“庆历议和”要是放在今天,不知道会让杜骏飞之流的文人士大夫如何责骂;“庆历新政”无果而终,更是一个笑不出来的笑柄;前方战火纷飞,后方醉生梦死,“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宋朝党争,就起缘于宋仁宗一朝……

宋朝,还是我国历史上贪官最盛的一朝,历史留名者就不下十几位。成就了包拯的盛名之外,实际上对社会,对民生又有何益处?

仁宗朝,是一个庶民如草芥,文人似王侯的时代。然而笔杆子掌握在文人士大夫的手里,庶民又哪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更不要说让宋时的人们来评价宋仁宗了。赵祯,一个懦弱无能之辈,只不过是善待了文人,就获得了一个“仁”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