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林爱玥 2018-09-18 浏览:
国有资产流失一直都是国企改制中无法回避的大问题,比方说长生生物从一个躺着赚钱的国有企业就这么三倒两倒变成了私人的提款机,这样的国企改制怎能让老百姓服气?不过,在姚洋先生看来,民众之所以会质疑国有资产流失主要还是“思路不够宽阔”,因为即便国有资产流失到了“民营企业家手里”也还是在中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经济学家”四个字开始变得敏感,就像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梁柱先生一样,一听到“经济学家”四个字就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两天,姚洋先生在谈到国企混改时表示“国企混改需要注意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第二个是国企搞混改的时候到底是谁混谁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我又开始忍不住心惊肉跳了起来。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我相信姚洋先生所谈的这两个问题也是大多数人都关心的问题,在这里,感谢姚洋先生与我们分享他的观点。既然姚洋先生将自己的观点抛出来了,那么,以姚洋先生的博大胸襟,想必姚洋先生不会介意与我们就这两个问题探讨一番。

对于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姚洋先生认为,“我们的思路应该宽阔一些,‘资产即使是在民营企业家手里也是在中国的,这是社会资本。’

国有资产流失一直都是国企改制中无法回避的大问题,比方说长生生物从一个躺着赚钱的国有企业就这么三倒两倒变成了私人的提款机,这样的国企改制怎能让老百姓服气?不过,在姚洋先生看来,民众之所以会质疑国有资产流失主要还是“思路不够宽阔”,因为即便国有资产流失到了“民营企业家手里”也还是在中国。

嗯,听着似乎也没错,不过,我还是纳闷,资产从“全民所有”变成“私有所有”, 虽说资产还是在中国,可是,那些资产从与老百姓息息相关到与老百姓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难道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我愿意相信姚洋先生是善良的,也愿意天真的相信贵为中国顶级学府学院院长的姚洋先生从未听说过“资本外逃”的说法,更从未见过那些民营资本家是如何穷奢极欲挥霍无度的。不过,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不通,凭什么国家的钱就要让那些私人老板去挥霍呢?难道问题真出在我们的“思路不够宽阔”?

顺着姚洋先生的思路,我是否应该思路再宽阔点,认为国有资产流失得好,流失得妙,流失得刮刮叫?

对于国企混改到底是谁混谁的问题,姚洋先生认为,“如果搞混改的目的是让国企去把民营企业给吃掉,特别是在民企最困难的时候,那国企就是趁虚而入。这个价格极低,有的就是零价拱手送给国企,当然国企就很高兴了,这不是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初衷,不是要把民营企业给改掉,而是应该让民营企业加入国企,改善经营机制”,同时,姚洋先生还认为,“如果趁民营企业比较困难的时候,国企搞逆向混改,对民企信心的打击是非常、非常大的,国企应该手下留情。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从姚洋先生的这番话可以看出,姚洋先生对国企可能的“趁虚而入”有着深深的担忧,对此,我忍不住想问姚洋先生一句:当初一些国企面临困难被民营企业白菜价兼并的时候,您也同样为国有企业如此担忧过吗?

莫非做大做强民企有理,做大做强国企有罪?

姚洋先生还说“国企去把民营企业吃掉”不是混改的“初衷”,那么,请问姚洋先生一句,什么才是您理解的混改的“初衷”?

在姚洋先生看来,“国企吃掉民企”是“逆向混改”,难道民企吃掉国企才是“顺向混改”?莫非民企吃掉国企才是姚洋先生理解的混改的“初衷”?姚洋先生认为国企吃掉民企“对民企信心的打击是非常、非常大的”,可是,姚洋先生,您能理解当初民企吃掉国企的时候,老百姓那种忧心如焚的心情么?您那时候怎么不呼吁民企“手下留情”?

顺便说一句,如果姚洋先生认为自己关于混改的说法是成立的,那么,顺着姚洋先生的思路,既然民企吃掉国企“资产即使在民营企业家手里也是在中国的”,那么,毫无疑问,国企吃掉民企同样“资产即使在国企手里也是在中国的”。既然如此,姚洋先生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呢?姚洋先生,您的思路是否应该更开阔一些?

不要惹我,我疯起来自己都打!

当吴小平说“民营经济应逐渐立场”的时候,他们群起攻之;当有人攻击公有经济的时候,他们如寒蝉般沉默。

当私有经济比重越来越高的时候,他们高呼“不问姓资姓社”;当公有经济开始复苏的时候,他们表示寝食难安。

当私有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表示“国企不应趁虚而入”;当公有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表示国企“改制”势在必行。

总而言之,他们对私有经济无限宽容;对公有经济又极端仇视。

这就是今天的一些“经济学家”!这样的“经济学家”如何不让人心惊肉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林爱玥
林爱玥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