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朝:向洪永淼教授进一言

王今朝 2018-09-15 浏览: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早就提出信息经济学已经成为可以替代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个范式,并且一篇文章的题目直接传递了这个信息。洪永淼教授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关系经济学重大发展方向的重大信息。按照这些学者的观点,如果中国经济学按照洪永淼划定的路线前进,无疑将会陷入死路。中国的政治家有多少会去看或看过按照洪永淼规划的这条并不时新也绝不可能科学的路线所产生的学术论文呢?中国共产党人早就总结出路线决定命运的命题。按照这个命题,中国还需要当代经济学领域的洪教头指导实践吗?

王今朝:向洪永淼教授进一言

我签名了一个公开信,因为我同意这个公开信的基本观点。但我有我的理由,还没有说出来。我认为,如果洪永淼教授在那个位置上,将会起到对中国经济学学术、中国社会发展促退的作用,甚至是颠覆性的作用。为简明起见,我先罗列我认为洪永淼不适合担任那个职务的理由,然后,再在附件里加以详细的论证。

第一,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专家委员会经济综合专家委员会属于一个综合性、交叉性、业务性极强的组织。而洪永淼教授的专业是计量经济学。说到底,计量经济学只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辅助手段,不居主导性地位,也不应居主导性地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统领中国经济学发展的专业、学科和理论。洪永淼教授勇敢地闯入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领域,但他的研究并不为中国大多数马克思主义功底深厚的学者所认可。而且,涉入不深,没有系统。在中央大力倡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背景下,拥护中央是应该的、必需的,但借此投机之心是不能有的。

第二,洪永淼教授主张所谓现代经济学,而所谓现代经济学的本质就是为马克思主义者所批判的庸俗经济学,只不过穿上了数学的外衣而已。洪永淼教授用数学外衣来论证所谓现代经济学的科学性是无效的。他既然主张中国大力发展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并且他在厦大也是这样做的,他就处于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对立面(不一定是绝然的对立)。

即使洪永淼教授承认阶级也不可能使其成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一只鹦鹉会说供求可能会变成西式的经济学家,但一个人只会说阶级,却变不成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家。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每个人都会说阶级。当代诸多西方资产阶级的学者都承认阶级是当代世界的最典型、最基础事实之一。我曾问过一位我翻译过其文章顺访武大的奥地利的学者“您认为阶级存在吗”,这位曾经做过欧洲经济思想史学会主席的回答简单干脆:当然。

第三,洪永淼教授在学术评价理念上深受极端主义方法论影响。他主张“无计量不学术”,就是在用计量经济学排斥真正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了,就是极端主义方法论的表现了。他主张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是世界唯一的经济学,也是在排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单独存在的可能性了,更是极端主义方法论的表现了。

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说几个马克思主义词汇或表态支持马克思主义就变成马克思主义者呢?如果变成,那当年中共地下党向国民党表态支持国民党不就变成了国民党党员了吗?如果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怎么可能培养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呢?马克思主义者是那么容易培养的吗?怎么毛主席培养的似乎就不那么成功,总是发现美国人、日本人、蒋介石的教育比自己的教育更有效呢?

“无计量不学术”、现代经济学是世界唯一的普适经济学的极端方法论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试想,如果一个人主张只有高粱才是谷物,从而强迫全世界只种高粱,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全世界人口可能会饿死十之八九。让这种极端主义方法论支配中国的学术评价,中国经济学的学术生态会进一步单一化。试想这个世界缺少了生物多样性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呢?地球将会变成月球,而不适合人生存!

第四,洪永淼教授认为,中国未来可以在经济学领域执世界牛耳。但既然他已经认为,西方所谓现代经济学是唯一的经济学了,中国还怎么可能在这个唯一的经济学领域取得超越西方的地位,怎么执世界经济学的牛耳呢?按照洪永淼教授的主张,进入他的轨道从而被认为杰出的中国学者只不过是对西方学者的邯郸学步罢了。他只是西方培养出的一个极端主义方法论充斥头脑的奴隶学者,再加上一点中国历史上不乏其例的投机头脑,他怎么能够帮助中国培育出超越西方地位的经济学学术地位呢?

第五,洪永淼教授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从而也不可能吸收这样的信息: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已经处于崩溃之中。西方诸多学者已经明确表明,作为所谓现代经济学核心的新古典经济学(也就是洪永淼教授作为院长在厦大大推特推的初中高级微观经济学)早已经成为西方经济学众多流派中的一个支流了。这些学者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如Akerlof等人。Akerlof的夫人是美联储前任主席。而且Akerlof是在诺贝尔奖颁奖活动中发表这个看法的。我多次看过这个文章,还应约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武大一位经济学教授。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早就提出信息经济学已经成为可以替代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个范式,并且一篇文章的题目直接传递了这个信息。洪永淼教授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关系经济学重大发展方向的重大信息。按照这些学者的观点,如果中国经济学按照洪永淼划定的路线前进,无疑将会陷入死路。中国的政治家有多少会去看或看过按照洪永淼规划的这条并不时新也绝不可能科学的路线所产生的学术论文呢?中国共产党人早就总结出路线决定命运的命题。按照这个命题,中国还需要当代经济学领域的洪教头指导实践吗?

基于以上五大理性理由,真诚劝告洪永淼教授主动放弃那个职位。这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好事。如果洪永淼教授不接受这个劝告,他又怎么真信他推崇的所谓现代经济学呢?毕竟,在其中,个人理性是一个核心概念啊!如若依然不信,请看如下附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今朝
王今朝
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