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杨天石:给蒋介石吹喇叭就能促进两岸统一?

长河红阳 2018-09-11 浏览:
为蒋介石说好话,杨天石高举着的是“能促进统一”的破旗,但是,按着台湾在两蒋时代的历史看,这个说法绝对的造谣!为什么?因为蒋介石就是台独台独的乳母!是台独分子、台独意识在台湾岛内滋生、壮大的第一罪魁祸首!

如“美军观察组”成员谢伟思从亲历的行程和事实中得出结论:

【共产党控制着华北和华中的敌后广大农村。他说:“我们以前认为这是‘日军占领的’地区,这个概念需要修正,日本人只占领了狭窄的地带,其他地方是为我方力量所控制。”】

“美军观察组”成员用脚“丈量”的这些地方难道是日本人拱手出让的?!哪一块不是和日寇血拼来的?杨天石盛赞的蒋介石有这个能耐和作为么?当然,包括杨天石在内的“果粉”们会拿22次“会战”说事,可是,反问一下,这22次“会战”哪一次是蒋氏的军队主动发起的?尤其要问:每次“会战”之后,民国政府是收复了国土解放了人民呢,还是丢失了国土抛弃了人民?这也是一个硬指标!那这个硬指标量一量,卡一卡,到底民国政府、蒋介石是不是在“积极抗战”一目了然!容不得别有居心之辈泯灭良知信口雌黄!

蒋氏从不曾“积极抗战”,但是,有一样事情他却十分地积极。那件事?叛国通敌对日“和谈”!

抗战态度透露通敌行为

蒋氏的叛国通敌,是和他对抗战的态度分不开的。他对抗战的态度集中反映、透露在《对于卢沟桥事件之严正表示(庐山谈话)》中。这个“谈话”发表在1937年7月17日。在这个谈话里蒋介石这样说:

【今日的北平,若果变成昔日的沈阳,今日的冀察,亦将成为昔日的东四省。北平若可变成沈阳,南京又何尝不会变成北平!所以卢沟桥事变的推演,是关系中国国家整个的问题,此事能否结束,就是最后关头的境界。
第三,万一真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但我们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因为我们是弱国,又因为拥护和平是我们的国策,所以不可求战;我们固然是一个弱国,但不能不保持我们民族的生命,不能不负起祖宗先民所遗留给我们历史上的责任,所以,到了必不得已时,我们不能不应战。】

这就是蒋氏对抗战的态度——“应战而非求战”——“我们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也就是说,日本人打来,我是要和你打上一打的;不过你日本不来打我,我也不会去进攻你,在中国的国土上,我们是可以和平相处的。原因呢,“我们是弱国”。

因为中国是弱国,所以抗战的方针只能是消极被动的“应战”?已经践踏中国国土的日本不再主动进攻民国政府,民国政府就可以与死敌“和平共处”???这可真是无耻至极的理由。这个“应战”其实就是退让妥协的意思。就是叛国卖国的勾当!有了这层意思,蒋介石再有和日本媾和的叛国行为那也不足为怪。

蒋氏通敌第一次

蒋记民国与日本的第一次妥协“和谈”,就在1937年10月-1938年1月中旬间开始,由日本发起,通过德国驻中国大使陶德曼牵线促成。时值淞沪战役剧烈之际到南京沦陷期间。对于德国做中间人的“和谈”,蒋介石反应“迅速”,而且开出了他的“和谈”底线:

【只有日本人准备恢复战前状态的情况下,他才能开始同他们谈判】

也就是说,“七七”事变之前中国被日寇侵占的东三省和热河、察哈尔、冀东可以不向日本讨回,日本可以和民国政府在中国的国土上相安无事!这正是蒋氏在《对于卢沟桥事件之严正表示(庐山谈话)》中所说的“应战而非求战”的注脚。这是不是叛国通敌的卖国勾当?

这就是!因为蒋介石事实上承认了日本对中国上述领土的侵占!

可是,这个“谈判”,这个卖国通敌的“和谈”居然就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进行!什么样的无耻与冷血才能安之若素的把这个谈判拉扯到第二年的一月???旧仇未报,新仇——南京的尸山血海居然被无视了,这样的谈判就是在通敌卖国!而这样的通敌卖国“和谈”日本当然不接受,南京都拿下了,你中国都“亡国”了,还有底气和我来回在谈判桌上讲条件?谈判破裂,日本继续势如破竹般追打“国军”。而且,日本更看不起蒋介石,当时的日本近卫政府在“和谈”破裂之后宣布“不以民国为对手”。被羞辱的蒋介石当然要找回些颜面,所以接连在徐州、武汉、广州战役中连下血本。可是,这样的作战方式无非是欧式一战的烂打法,用中国轻装步兵的血肉和日本的重火力优势硬碰硬地死磕。在这方面,蒋记民国根本站不到半点便宜,所以败绩连连。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