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风向为谁转?从厉害了我的国,到“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几十年的差距”

侯峰 2018-08-06 浏览:
码字工作者最忌讳的就是文字远离社会、理论脱离实际,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一个大问题就是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逻辑的人,却以经济学专家的身份掌握舆论话语权,甚至大权在握高高在上对科学家、工程师指手画脚。事实上他们最应该脚踏实地地按照毛主席给我们指出的道路,“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发扬清华老校长蒋南翔在清华倡议实行的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的理念。

没错,时间上的差距是不是就是我们今天技术上的差距?即使我们未来几年登了月,仍然比别人落后50载。我们还有必要登月,值得骄傲吗?

【“ 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可是,国内偏偏有一些人,一会儿说“新四大发明”,一会儿说“全面赶超”、“主体超越”,“中国现在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分别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还算得有整有零,说得有鼻子有眼儿。明明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了房子,非说自己有完全、永久产权。如果只是鼓舞士气也就罢了,可麻烦的是,发出这些论调的人忽悠了领导,忽悠了公众,甚至忽悠了自己,这就成了问题”。

中国是不是明明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了房子笔者有文详细论述《跟跑、并跑、领跑,都离不开前三十年艰苦卓绝的起跑和追跑》。作为有14亿人口的大国,有个把人说中国超越了美国,特别是用数据论证一下,在多元化的今天,应该不成“问题”吧。

十年前,二十年前、四十年前、七十年前为什么没有人说“厉害了,我的国”,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敢说中国超越,本身就说明一个问题:中国的科技水平与世界最高水平有了足够的可比性。

【“由于想把开栏篇打造成‘样板间’,我们毙了好几篇稿子,有些稿子还在反复修改和打磨,以至于这个栏目迟迟没有推出,直到中兴事件爆发。到今天为止,这个栏目已经推出29期。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对各个行业的29项卡脖子技术做了报道。社会反响之强烈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毙了好几篇稿子”,“这个栏目已经推出29期”,这种一面倒的“卡脖子技术”,科技日报给中国科技界带来的信号恐怕是,“人家半个多世纪前就有了”,我们还赶得上吗?回家洗洗睡了吧!

【“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

事实是这样吗?用这样的思路办报,其导向必然是用扭曲的事实打击中国人民创新发展的自信心,挫伤年轻人努力向上的斗志。即使最高精尖的芯片产业,中国在过去20年也取得了长足进展。以工业皇冠上的明珠,超级计算机用cpu芯片为例,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使用美国Intel的芯片,直到2015年11月16日, 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不满中国使用美国芯片连续数年拔得超级计算机的头筹,下令对中国禁售超级计算机CPU芯片,试图卡住中国的脖子。

不得已,中国新一代超级计算机只好采用国产芯片。然而,令美国没有想到的是采用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仍然雄居全球超级计算机最新排行榜榜首,并屡获国际大奖,软硬件领跑世界。

奥巴马的CPU芯片禁售令,是对中国国产芯片打开市场的一次神助攻,没有美国禁售,中国超级计算机无疑仍在使用美国芯片,中国CPU给人的印象仍然是落后发达国家几十年。

业内有识之士讲出真话,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万众造芯,而是万众用国产芯片。中国芯片产业只要立足市场,有人用,在市场的大潮中不断试错,升级换代,就会很快推动产业的发展,追上世界先进水平。

这位先生给中国科技把脉:

第一,  缺乏科学武装。“中国自古以来只有技术传统,而没有科学传统。技术发明靠的是经验的积累,或许还有灵机一动;而科学发现则是建立在系统研究和专业训练的基础上。有人说我们有四大发明。我告诉你,四大发明属于技术范畴,它不是在科学理论指导下的技术创新和突破,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刘总编无非是想说:中国人自古缺乏科学创造的基因,就连中国人唯一引以为豪的四大发明“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言外之意,中国人你再努力也白搭。

第二,  缺乏工匠精神。“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瞧不起匠人的。从我们对很多职业的称谓上就能看出这一点,什么剃头匠,泥瓦匠,小炉匠,很多教师自嘲,管自己叫教书匠……”。中国文化瞧不起匠人,所以科技落后?这也太牵强了吧。难道匠人“跟科学有半毛钱关系”?

【“不久前我访问德国,在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参观了中德轨道交通联合研发中心的创新工厂。我在工厂里看到,很多人穿着工装在一丝不苟、非常专注地工作。我本来以为他们都是工人,后来一打听,原来都是工程师!我想,正是凭藉这种务实严谨、精益求精的精神,德国人生产出了莱卡相机、奔驰汽车、克虏伯大炮等,创造了“德国制造”的品牌价值”。

真会观察和“独立思考”。德国工匠精神、企业家精神最著名的莫过于深陷“排放门”的大众集团了,自2015年“排放门”事件爆发以来,大众集团已经为自己在部分车型上安装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作弊软件而付出了约250亿欧元的代价,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在美国的原高管奥利弗·施密特因参与汽车尾气排放造假,2017年12月6日被美国法院判处7年监禁,并处40万美元罚金。而且这一事件的影响依然在持续,随着大众集团旗下的豪华品牌保时捷深陷泥淖,最近德国另一个老牌车企戴姆勒集团涉嫌排放测试作弊的事件再次被摆在了台面上,这一次,戴姆勒奔驰汽车将面临的是德国当局的严肃质询和有可能开出的37.5亿欧元罚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侯峰
侯峰
信息安全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