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老太太转弯抹角,想让人们爱哪些国家?恨哪些国家?——评资老太太的《谈谈爱国》

千钧棒 2018-06-20 浏览:
资老太太玩弄诡辩术,通过不完全归纳论证得出结论,又用这些或然性的结论作为大前提进行演绎论证,不但在论证中使用的论据虚假,而且是违背逻辑进行无效论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而用非常明显的暗示煽动对于他心目中的所谓的“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的中国“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资老太太转弯抹角,想让人们爱哪些国家?恨哪些国家?——评资老太太的《谈谈爱国》

自从特朗普扯下美国的遮羞布和伪装服,还原美国的无赖国家的真面目,同时停止了对各国的所谓的“民主人士”发放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以后,国内的自由派公知暂时销声匿迹了,到底是战略撤退还是转入地下保存实力我不清楚,但是肯定不是改邪归正。在这种情况下,连茅某轼这样的精神领袖级别的人物也暂时闭嘴了,此时此刻,已经87岁高龄的资老太太居然突然披挂上阵,真拿自己当成百岁挂帅的“佘太君”了,她拿爱国的话题大做文章,也许她本人认为她这种做法属于她们那些人心目中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属于为了她们那一小撮人心目中的“伟大目标”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

拜读了她老人家今年1月的《谈谈爱国》以及2016年的《爱国究竟爱什么?》两篇大作,不得不佩服她的忽悠术的高明,冷不丁一看,还真的是挑不出什么毛病,好像理由挺充分的。然而经过认真思考以后,发现前后矛盾,漏洞百出。

她运用的是不完全归纳论证的办法,众所周知,不完全归纳论证得出的结论是或然的,并且她把自己得出的这些或然性的结论又作为下一个命题的大前提进行演绎论证,形成一个环环相扣的论证链条。

因此,只要是指出她用来作为不完全归纳论证的某些所谓的“事实论据”或者虚假,或者没有代表性,即使是某些事实真实存在,也不能必然得出某种结论,并且指出其论证链条中的一些作为大前提的命题的荒谬性,同时指出其进行的虚假论证,那么,其整个论证链条就断裂,其核心观点自然不攻自破。

她的这种把历史事实碎片化然后按照自己特定的政治目的选择性使用而不是系统完整进行研究的忽悠术,好些自由派著名公知都使用过。其共同特点是,偷换概念,以偏概全,以特殊代表普遍,以偶然代表必然,以部分代表整体,以局部代表全局。并且在论证中不断玩弄诡辩术,进行虚假论证。

资老太太的今年1月的《谈谈爱国》以及2016年的《爱国究竟爱什么?》洋洋数千言,虽然善于掩盖和伪装,不直接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在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文明”的民主国家,对所谓的“不文明”的国家,要改造、演变、推翻,必要时使用暴力。但是她在字面上没有直接说出来,从这一点看,她比直接称历史上的大汉奸是英雄的茅某轼高明得多。

她也“爱国”,她三姐妹姓名中间的那个字连起来就是“中华民”,如果她再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那么其姓名中间那个字肯定是“国”字,对于从1930年开始先后出生的她三姐妹而言,其父母当时给他们起名字的时候让他们爱“中华民国”,这无可厚非,但是联系到她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让人们看到她身上的前朝遗老遗少的烙印太深了。

请看看她是如何表述她的“爱国观”并且对此进行论证的——

一、移花接木,拿汉奸周佛海栽赃嫁祸共产党

自由派公知运用诡辩术忽悠民众的时候有几大特点,无中生有、有中生无、移花接木、“因果乱系”这些惯用手法咱们就不说了,比较突出的是:一是把自己说的话或者是与自己观点相同的人的观点作为大前提进行演绎论证。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往往有明确的分工,某些人负责造谣或者发表谬论,而其他人就从这些捏造的事实中得出结论,或者直接用这些谬论作为论证的大前提,比如“章二小姐”造谣“‘共军’在抗战中只是打死851名日军”,有人就据此得出“共产党消极抗日,国民党才是抗战的中流砥柱”的结论;二是用以偏概全的办法通过不完全归纳论证得出“结论”,然后再用这种或然性的结论作为大前提进行下一步的论证,资老太太在她的两篇大作里面就是利用这种方法进行论证;三是运用“机械类比”的办法对毫无内在联系的两者进行“类比论证”,从而得出符合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需要的结论。

在她的两篇大作中,她首先从“9.18事变”开始零零碎碎讲故事,无非想证明一点,她是“爱国”的,国民党是爱国的,富人是爱国的,为她下一步提出自己的“爱国论”进行铺垫。她提供的“正面”的论据是,卢作孚把他的船全部贡献出来,供当时的国民政府大撤退使用。“十万青年十万军”,参军的大多数是富家子弟,或者至少是家里比较富裕的;而“反面”的论据是曾经在抗战中为盟军服务的“某个翻译官在后来的政治运动里头变成了一个历史问题”。她提到周佛海,特别强调“他原来是共产党的发起人之一”。“后来到了汪伪政府里头去,最后被国民政府抓起来,在监狱里头死掉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