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对于“日杂”事件一点另类的思考

鹿野 2018-03-09 浏览:
自诩为“民族利益代表者”的国民党当局今天靠这个,明天靠那个,始终也摆脱不了中国受压迫受奴役的地位。而发动了广大群众的共产党人却可以先后击败日本和美国的侵略者,让中国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这不是历史的悖论,而是历史的必然。因为社会主义的人民性恰恰是民族利益的基础,如果丢掉了人民,仅仅空喊“民族利益”,那么民族利益也最终是站不住脚的。正如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鹿野:对于“日杂”事件一点另类的思考

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上回答记者问时,怒斥某些“精日”分子是民族败类,大快人心!我们为此鼓掌叫好!近几个月来,一系列穿军服为日本法西斯招魂的事件引发了广泛关注。不少人纷纷谴责,相关人员也受到了拘留等处罚。笔者也想在这里谈一谈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未必正确,姑且算是一家之言吧。

一、从几个广泛流传的谣言说起

很多朋友可能会感到奇怪,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冒出来那么多“精日分子”?其实,虽然公开表示为日本侵华翻案的历史并不长,但是盲目美化日本现实的谣言则是历史很悠久的。

比如说在1993年第11期的《读者》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据说是该杂志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文章——《夏令营中的较量》。文中宣称在1992年的夏令营活动中“中日两国孩子人人负重20千克,根据指挥部的要求,至少要步行50千米路,而若按日本人的计划,则应步行100千米。”

其实,这种水平的谣言是根本不值一驳的。如果要让十三四岁的初中生负重20公斤,一天之内步行一百公里,那么人的身体是根本承受不住的。红军长征当中丢掉了几乎全部负重飞夺泸定桥时,也只不过通过昼夜兼程在一天之内急行军了120公里。而在茫茫的大草原上连方向都辨不清的情况下,让初中生用一个白天负重20公斤走一百公里的路,那就不是日本人而是超人了。

事实上,1992年的夏令营中的确是日本学生比中国学生表现好一些,但并不是什么中国的教育体制落后,而是因为中国当时因为夏令营只不过是一个娱乐活动,是找的一些普通的学生,根本没有打算和日本竞争,日本则是当时通过精挑细选找了一些体能好的学生。报道出来之后,第二年中国也采取了精挑细选的办法,结果日本溃不成军,此后日本就不再和中国一起举办夏令营了。但是尽管如此,“日本人吃苦耐劳”、“中日两国夏令营当中的较量中国全面失败”的神话却流传了很多年时间。

再比如说,很多年以来都流传着“日本人为了保护森林,国内的一次性筷子从不自己造,都是进口中国的一次性筷子”。而事实上,中国制造一次性筷子所使用的木头都是人工培育的速生林,一次性筷子用的越多,速生林种的就越广泛,森林面积覆盖率也就越大。日本之所以进口中国的一次性筷子,恰恰是由于速生林产业方面做得不如中国好,做筷子还需要一些原生的森林。

至于前几年流行起来的中国人从日本购买马桶盖,结果买回家之后才发现是日本从中国的进口产品这一类事儿。想必大家都知道,笔者在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因此,几十年如一日地塑造出来的“先进的日本”与“落后的中国”这种形象已经在很大一部分人头脑中根深蒂固--尽管其中的很多说法是违背事实的。这必然会产生一些人对于日本羡慕和向往。再加上这几十年来学术界和媒体上不少人不断的为历史上列强侵略中国翻案,其鼓吹外国侵略是中国近代以来发展的动力,宣称“鸦片战争一声炮响,使中国走上现代化的道路”之类。虽然公开为日本侵华翻案的不多,但是必然会产生这样一种氛围:既然其他列强的入侵对于中国的发展是有好处的,那么为什么日本占领了中国就不会更好呢?

其实,就是在当下惩治“日杂分子”的呼声当中,也流露出了这种明显的不自信。比如说,不少人都以西方国家为例宣称中国应该如何严惩“精日”。问题在于,中国人凭什么要把西方作为政治正确的榜样?西方对于共产党的惩治要比纳粹重得多,我们是否也要学习?

说到底,“精日”现象的出现和“美分”、“国粉”等现象本质上是一回事,都是舆论话语权沦陷和自信力缺失的产物。像笔者以前提到过,20年代60年代时藤子不二雄等创作的日本漫画里都是对于中国羡慕满满,可是后来中国自己都贬低自己,还怎么能指望能够在舆论战中取得优势呢?

二、全面出击惩治“精日”言行

“精日”现象人神共愤,我们理所应当要加强打击力度。同时也要注意到,其他一些现象例如“美分”、“国粉”等危害也同样不小。在现实中,持有思想倾向的人还往往相互交叉、彼此呼应声援。他们共同的基点就是质疑、消解中国国民价值观中的正面共识,散播自我否定、自我贬损、自我矮化的论调,其最终目的就是要从精神上为瓦解分化打倒中国做铺垫。比如说,侮辱邱少云等抗美援朝烈士的现象要比侮辱抗日战争烈士的现象多得多,甚至整个抗美援朝也受到了很多专家与媒体名人的否定。

我们坚决支持国家加强对“精日”分子的处罚打击。但是也希望,在具体的处理过程中,尽量做到尺度一致,不能有欠账。有一些“精日”分子的处理是比较快速的,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有一些民愤极大、影响极其恶劣的“精日”分子,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处理。这无疑是应该继续推进落实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