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是“狼奶”、“垃圾”吗?一评陈有西先生对《共产党宣言》的背弃

朱志华 2018-02-13 浏览:
陈有西先生在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大骂其为“狼奶”、“垃圾”的同时,进而大肆鼓吹推翻剝削社会反动统治的“暴力革命”是“杀人瓜分重新分配,是用犯罪对付犯罪,国家永无宁日”;“中国的悲哀是60年教育,好多人潜移默化,骨子里接受了抢劫理论而不自知”;网民们还揭露陈有西胡说什么“革命只有掀动仇恨、诋毁上流社会才革得起来。瓜分富人财富、占有上流优雅女人才有动力”、“洗脑包括对文明和优雅的诋毁和歧视”等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是“狼奶”、“垃圾”吗?一评陈有西先生对《共产党宣言》的背弃

陈有西先生我早就认识,但相识并不相知,尤其对其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不甚了了。过去曾风闻其在1989年的“颜色革命”,即“六四动乱”中犯过政治错误,似感仕途无望,于是下海当律师发了大财。据一位曾与其同事的老朋友说,早前偶遇陈有西笑问,“听说你当律师赚了很多钱?”,陈半似玩笑半吐真言地说,“吃了原告吃被告”;去年又听人说,陈有西现已被社会民众视同于右派公知一类人物,但其到底说了些什么却一无所知。前不久见到网上披露陈有西诸多言论,政治谬误颇多,下仅就其部分错误观点作一评析。

一、科学的阶级、阶级分析、阶级斗争学说是“狼奶”、“垃圾”吗?

陈有西从2013年到2016年,在网上与人论辩时,曾多次谈及他的“阶级斗争观”。仅摘几例:“阶级斗争、阶级分析观念毒害了几代中国人,至今不悟”,“我们上一辈的一直在喂狼奶和垃圾”,“这类狼奶喝大的,心中只有无缘无故的仇恨”,“狼奶喂出来的,阶级斗争精神与生俱来,深入骨髓,自己感觉不到变态和不正常”,甚至由此及彼,或要否定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地位:“马克思把整个人类错综复杂的历史都简化为阶级斗争史”,质难执政党或向社会提问:“马克思从未来过中国,为什么他的思想和政治经济学模式统治中国60多年?”

今年恰逢马克思、恩格斯为全世界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同盟”撰写的纲领,也即闻名于世的《共产党宣言》诞生170周年。自那时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指导下,波澜壮阔、百折不挠地已奋斗了一百七十年。如今中国共产党已成为21世纪国际共运和世界社会主义潮流的旗手和中流砥柱。新中国建政至今69年,社会主义的旗帜始终在中国大地上飘扬。党的十九大刚刚召开不久,习近平同志再次强调和重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亲率新一届中央常委班子到中共“红船”起航的地方---嘉兴南湖,领誓并重温“为共产主义奋斗”的誓词。“初心”来自哪里?来自“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来自1848年问世的《共产党宣言》。因此“不忘初心”,重读《共产党宣言》,重习其中的经典思想,在今年具有特别重要和特殊的意义。

《宣言》第一部分第一句开宗明义:“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上加了一个注:“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全部历史……随着这种原始公社的解体,社会开始分裂为各个独特的、终于彼此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是指占有社会生产资料并使用雇佣劳动的现代资本家阶级。无产阶级是指没有自己的生产资料,因而不得不靠出卖劳动力来维持生活的现代雇佣工人阶级。”在《宣言》中马恩进一步阐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马恩在此章的最后一句说道:资产阶级“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这是研究人类社会运动和规律的伟大科学家19世纪的预言,在20世纪巳成为许多国家的现实。《宣言》最后说:“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震撼人心的阶级斗争号角,鼓舞着无产阶级一次又一次地向资本主义统治发起冲锋,共产主义的幽灵从欧洲巳游荡到全世界,至今仍成为共产党人心中的信仰灯塔。

马恩在《宣言》中关于阶级斗争的论述;以及马克思在总结1871年巴黎公社历史经验的《法兰西内战》论著中,进一步论证了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思想;到晚年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又提出,在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转变的过渡时期“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的著名论断,成为检验一切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并由此构成了整个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主体框架。而阶级斗争学说则成为唯物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世界各国的革命运动风起云涌,体现了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在社会变革中的伟大运用。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的胜利,则成为通过不同路径的阶级斗争,开辟人类历史新纪元的两大标志性事件。从马恩列斯到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始终一以贯之地坚持阶级、阶级分析、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在中国即人民民主专政)的思想。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伟大实践和先后胜利,再一次无可辩驳地证明,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科学的阶级斗争学说是把握阶级社会发展规律的一把金钥匙。革命导师列宁曾指出:“必须牢牢把握住社会阶级划分的事实…把它作为基本的指导线索,并用这个观点去分析一切社会问题”,因为“阶级关系---这是一种根本的主要的东西,没有它,也就没有马克思主义”,列宁还深刻论述:“当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把改变现状的渴望同一定阶级的斗争联系起来的时候,社会主义的愿望才变成了千百万人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离开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就是空话或者幼稚的幻想”,换言之,只有通过阶级斗争才能胜利实现社会主义。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也同样如此,虽然中国早已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政权,但阶级斗争依然存在,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和进行一定范围、某种条件下的阶级斗争,才能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才能确保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也曾精辟概括:“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他的名著《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论人民民主专政》至今仍闪烁着真理的光芒;当上世纪中国进入改革开放之际时,邓小平同样指出;“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阶级斗争是一个客观存在……无论缩小或夸大,两者都要犯严重的错误”,“阶级斗争虽然已经不是我们社会中的主要矛盾,但是它确实仍然存在,不可小看”。尤其他对坚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决果断平息1989年的“六四”政治动乱毫不含糊,并于是年11月23日特别强调:“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在此邓小平又一次非常鲜明地从本质上揭示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和中国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之间的尖锐阶级斗争。可见从十月革命至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两条道路、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始终是时代发展的本质和阶级斗争的主轴;此外,小平同志还特别强调坚持和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从“四项基本原则”一直讲到“理直气壮”、“并不输理”;党的十八大以后,习近平同志同样深刻阐述过国内外阶级斗争的问题。早在2013年,习近平同志给全体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讲话时就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丟了就不是社会主义”,而阶级斗争学说恰恰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基本原则之一。2014年习近平同志又再次用“阶级分析”的理论观点,坚决摈弃否定了“西化”、“资本化”、“愚民化”的所谓西方“宪政模式”,他说:“看待政治制度模式,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绝不是西方化、资本主义化”,“我国人民民主与西方所谓的'宪政'本质上是不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言辞铿锵,旗帜鲜明,犹如给鼓噪“西化宪政”、“普世价值”的右派公知当头棒喝,一时间,被西方“精神殖民”之徒惶惶不知所措,顿时偃旗息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志华
朱志华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