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学如何制约了中国经济学人的贡献

朱富强 2017-10-04 浏览:
当前经济学队伍中存在两大明显失衡:性别结构失衡和地域结构失衡。其中,性别结构失衡主要体现为女性经济学所作出的贡献或取得的学术地位与其人数和投入远不相称,地域结构失衡则主要体现为具有世界性学术影响的经济学家几乎都出现在欧美地区,几乎所有的国际奖项都为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人所占有。更为明显的事实是,当前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几乎都是欧美人士,而华人尤其是中国经济学人似乎都不“入流”,不仅西方经济学者很少关注和引用中国经济学人的研究成果和思维,而且中国经济学者只要有可能也更倾向于引用欧美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和思维。也即,对现代主流经济学做出贡献的人员构成,不仅体呈现出明显的男女性别失调,而且也呈现出地域或文化上的集中。

 

“西方”经济学如何制约了中国经济学人的贡献

 

一、引论:现代经济学的特质

当前经济学队伍中存在两大明显失衡:性别结构失衡和地域结构失衡。其中,性别结构失衡主要体现为女性经济学所作出的贡献或取得的学术地位与其人数和投入远不相称,地域结构失衡则主要体现为具有世界性学术影响的经济学家几乎都出现在欧美地区,几乎所有的国际奖项都为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人所占有。更为明显的事实是,当前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几乎都是欧美人士,而华人尤其是中国经济学人似乎都不“入流”,不仅西方经济学者很少关注和引用中国经济学人的研究成果和思维,而且中国经济学者只要有可能也更倾向于引用欧美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和思维。也即,对现代主流经济学做出贡献的人员构成,不仅体呈现出明显的男女性别失调,而且也呈现出地域或文化上的集中。

现代经济学队伍之所以呈现出如此的不平衡,就在于,经济学理论本身以一定的微观心理学和宏观社会文化为基础,而现代经济学则是建立在欧美个人主义文化尤其是男性心理意识的基础上。因此,欧美文化区的经济学家尤其是男性经济学家更容易基于本身的文化心理对社会经济现象展开研究,并根据自身思维的演化而“自主”地创新,这些洞见也容易为主流经济学界所认可,从而得到传播和发展;相反,其他文化地区的经济学人则需要刻意地学习和模仿欧美社会的思维方式,遵循其创建的学术规则,而基于本身心理意识所作出的“创新”则很难得到认可。相应地,与欧美尤其是与美国文化越是相似的地区,那里的经济学者所具有的心理意识也与现代主流经济学越是接近,从而也就越能根植于本身的行为和心理来更为“自由地”发展经济学理论。

根本上,现代主流经济学仅仅是“西方”经济学:不仅嵌入在西方人的心理、思维及行为之中,而且对应于西方社会的现实环境。相应地,凭借深厚的数学功底和高超的数学逻辑,越来越多的中国经济学人开始进入了西方大学,但由于缺乏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根基的那种文化基础,从而往往难以基于切身感受而将社会经验与行为逻辑结合起来而形成新的理论洞识;相应地,中国经济学人的论文大多局限在与经验事实相对脱节的数理建模或不需要理论的计量实证领域,而这些研究往往只是停留在纯粹的形式逻辑和经验层次上,而对以社会经济现象为对象的理论研究则就流于表面了。同时,现代经济学的评价体系和学术规范也都是由欧美经济学人制定:不仅主流经济学刊物都集中在欧美社会尤其是在英语世界,而且这些刊物上所发表的文章也主要是西方人所关注和面临的问题。相应地,正如男性掌握了学术话语权而极大地漠视了女性经济学家的研究及其相应的贡献一样,西方社会控制了学术话语权也会极大地限制中国经济学人的研究及其相应的贡献,以致中国经济学人一直难以“入流”。

二、中国经济学人的学术受限

一般地,现代主流经济学的“西方”特质对中国经济学人学术贡献的制约,可以从如下几方面得以体现。

首先,体现在研究思维的制约上。

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研究范式和思维方式都根基于西方社会的心理意识,中国经济学人以及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华人经济学家要进入西方主流经济学界,就必须花费大量精力对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思维进行学习和模仿,这在学术研究的起点上就晚了西方经济学人一步。同时,由于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根植的心理意识外在于中国人,中国经济学人对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那些所谓前沿理论并没有西方人那种深入肺腑的感觉,从而无法基于自身内心活动进行“自由”地思考,无法把现有理论与具体的社会环境和实践有机结合起来。结果,在现代主流经济学范式的主导下,中国经济学人往往只能在既有范式下进行细枝末节的建模工作,而难以对整体思维提供有建设性的思考,难以产生能够燎原的思想火花。

关于对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机械模仿对中国经济学人在思维和理论创新上的窒息,我们也可以从其他学术的、生活的事例中获得诸多启迪。(1)就学术研究而言,尽管美国的主流社会学试图在实证的基础上构建“科学”的社会学,但是,美国黑人社会学界对之却持极力批判的态度,认为美国社会学实际上是白人社会学者的产品,他们不了解并扭曲了黑人社会的形象,从而仅仅是“白人社会学”。康纳特指出,“白人不能并且永远不会对黑人社会有一种体悟,此正由于他们不是黑人社会的一份子”。(2)就生活经验而言,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尽管没有认真学过中国菜的做法,却因为耳闻目染而可以随意地使用可得到的调料而烹调出可口的菜肴,一些菜肴完全是根据临时条件而随意变通的;但与我合作的英国教授却只会机械地按照菜谱学做中国菜,一旦少了某些佐料往往就会不知所措,即使按步照搬地照菜谱做下来,菜的味道还是差强人意。正是存在这种外在模仿和内心自发的差异,默顿就提出了一个“内部人原理”:“外部人”不论是多么小心或有学养,原则上都无法接近社会或文化的真理,因为存在一种结构性的限制使他没有能力了解异己的团体、文化和社会。显然,现代经济学界已经明显地显露出了这种现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富强
朱富强
岭南学院/河南大学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