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师陈有西想干什么呢?

杨昭友 2017-08-12 浏览:
中国《宪法》规定,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进行立法,不是中央委员会立法。国家法律是全民意志的体现。不只是一个政党的意志的体现。一个政党只能制定党章党规党纪,无权制定国家法律。这一点基本常识,一定要搞清楚。

大律师陈有西想干什么呢?

优秀的共产党员陈有西今天又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人民制定法律。彭真的原话是,“党领导人民制定法律,党在法律范围内活动”。制定法律的主体是人民。好多人忘了中心词。把定语当成了主语。中国《宪法》规定,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进行立法,不是中央委员会立法。国家法律是全民意志的体现。不只是一个政党的意志的体现。一个政党只能制定党章党规党纪,无权制定国家法律。这一点基本常识,一定要搞清楚。请参阅我1994年发表的论文《统治意志还是社会契约》。已经收入法律出版社我的法学论文集《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O网页链接不太啃声的老猫:记得你解释过党大法大的问题。党制定法律,谁大不是一目了然?

陈有西再次搬出是党大还是法大的伪命题,企图否定共产党的领导,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宪政”、“司法独立”鸣锣开道。说陈有西不懂法吧,可他是大律师,说他懂法吧,却连基本的常识都不懂 。陈有西说:“一个政党只能制定党章党规党纪”,党制定党规党纪 ,党也是要在党规党纪的范围内活动 ,难道因为党是在党规党纪中活动 ,就能得出是党大还是党纪大的命题?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 ,是中国人民的选择,这是写进宪法里的 。人民之所以选择共产党,是因为共产党的纲领体现了人民的意志,人民代表大会制订的宪法是共产党纲领的延伸、具体细化和具体实施。是先有了共产党,有了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才有新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共产党管理国家的一种形式,人民代表大会同样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共产党是代表人民的,人民代表大会是代表党和人民立法。陈有西把共产党和人民对立起来,搬出 “人民代表大会进行立法,不是中央委员会立法” 。立法,当然需要专门机构,人大立法,是共产党管理国家的具体分工 。法治是共产党治国的方法,依法治国 ,是共产党用法治的工具治理国家。法律是抽象的条文,自身不会产生法律效力。法治,是由具体的组织去执行。例如农民需要农具,他不能什么都自己干,那么就要委托铁匠打造农具,虽然委托铁匠打造,难道农民就没有对农具提出具体要求的权利吗?打造出来的农具,是不会自行工作的,仍然需要人来驾驭。法律,规矩也,如同党纪一样,共产党牵头立法,立规矩,共产党当然会以身作则,遵纪守法 。“党在法律范围内活动”,就取消共产党的立法权了?人大具体组织立法,人大同样也是在法律范围内活动,如果因为在法律范围内活动就没有立法权 ,那请问陈有西,谁有立法权?陈有西是否有权不在法律范围内活动?是不是只有陈有西才有立法权?

陈有西拾来“法的本源应该是统治阶级意志,还是应该反映全体人民意志 ” 的牙慧,意思是把共产党和资产阶级政党混为一谈。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就在于共产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无数革命先烈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翻身而抛头颅洒热血,就是共产党意志的体现;淮海战役中,百万农民推着小车支前,就是用立场对共产党投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人民代表大会。共产党就是要当仁不让的领导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就是维护中华民族的利益,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维护人民的利益就是共产党的意志!

立法,就是依理立规矩,守法、执法就是守信、执信 。人类是社会性群体,人类在同自然斗争的实践中,意识到,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维护社会大集体的安全和稳定,保障生存、繁衍,需要一个代表全体成员利益的机构来来统筹协调。这机构就是政府。同时要赋予政府一定的权力——立法、司法、军队的领导和管理,赋予制定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教育、保障民生 计划 和实施计划的政令。立法、司法、军队、公安警察构成了政权。

政府治理国家的具体方法有二,即德治和法治。而道德宣传教育和法治都是治国的工具,是国家即政府的大政方针得以实施的保障。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公安、军队、以及卫生、文教各部门都是政府职能的具体体现。谁能设想哪个政府的只能部门可以独立于政府、凌驾于政府之上存在?

我们知道,锄头是农民的生产工具,这工具是为农民的生产生存服务的,也只有握在农民手里,锄头才能发挥作用,锄头脱离了使用者,独立于使用者,就是毫无意义的废物。难道还要讨论是人大还是锄头大吗?

同理,立法、司法、执法以及其他政府下属机构一旦脱离政府而独立,它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写进了宪法,我们的政府,是共产党建立的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共产党领导立法、管理执法,此乃天经地义!

陈有西为何要鼓噪司法独立 ? 目的就是要取消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对司法的领导权‘,脱离党和人民对司法的监督。法官独立办案,不过是各司其职,如同建筑施工中各个工种按照图纸和分工做好各自的工作。谁能设想哪个工种能独立于设计图纸 ,能独立于总体施工计划而不受监督和指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昭友
杨昭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