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领牺牲越多功劳越大?果粉否定不了中共抗战地位

长河红阳 2017-07-30 浏览:
蒋公没说,我也不能象前些年那样愣头青似的乱猜乱喷,总之,蒋公就不主张主动和日寇争夺失去的国土,解放被屠杀蹂躏的人民。如此这样,那么,国军的抗战怎么打?只能是脊背向敌撒丫子跑,争取比鬼子的枪弹跑得快就是了,对吧?!史实就是那样子滴!堪为范本的就是日寇发动的“打通大陆交通线”攻势,对这样的攻势,国军不就这样么?!但是,要比鬼子的枪弹跑得,快可能么?脊背向敌只剩了吃枪子儿了,你不死人多多等什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将领牺牲越多功劳越大?果粉否定不了中共抗战地位

网络上关于抗战史的观点中有一个“神逻辑”,这个“神逻辑”栖身于若干“果粉”、“花粉”对于抗战史的一个观点中,这个观点表述最为凝练的说辞在复旦大学冯玮的一个微博里:

“不了解抗日战争历史,上我这儿来补补课。先告诉你国军是怎么抗日的:自卢沟桥事变至1945年6月,国军少将以上军官共牺牲115人。共军除了并不是‘战死’的左权,还有谁?我读到那些被歪曲得不成样子的‘抗战史’就想掉眼泪!愧对先人啊。”

你看,言语里说得明白:国军抗日连将军都死了百多人,普通下级军官和士兵的伤亡更不要说了,“共军”高级将领就牺牲个“左权”,那么,“共军”在抗战里的伤亡肯定小于国军,所以,抗战首功是国军。

关于这个观点大约在2012年,几个论坛里就有“摧花辣手”、“踩果大脚”深扒过这些国军将军的履历,结果发现,这些国军将军中的大部分在生前抗战时,军阶都够不上将军层级,将军的军衔只是事后追认。所以,百多个国军将军为抗战牺牲,子虚乌有。然而,这其中的一个十分诡异的“逻辑”,却还没有被追打出来,所以呢,现在我试着追打一下,看能不能。

这个十分诡异的“逻辑”认为,谁家的牺牲最大,谁家的抗战功劳就最大,那么,这个逻辑就能用这样一个比方来类比:

自从野猪被人类驯化成家猪后,死于人类屠刀下的家猪的数量是远远多于被人类围捕猎杀的狮虎的。无论是家猪面对人类屠刀,还是狮虎面对人类的围捕,都要有反抗,这样的反抗对人类的攻击性都是有的。那么,按着冯玮以及若干“果粉”、“花粉”表述的那个抗战史的观点里的逻辑,可以认定,家猪临死前对人类的反抗的攻击性,是绝对要大于狮虎反抗人类围捕时表现出的攻击性的,也就是说,家猪对人的攻击性和杀伤力要远大于狮子老虎的——家猪的死亡数字远大于狮虎么!

当然,谁也清楚,这样一个“逻辑”是狗屁不通,但是,从若干“果粉”、“花粉”,以及冯玮先生的抗战史观点表述看,这个狗屁不通的“神逻辑”无论如何是存在的,那么,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当然,我不否认国军是抗战过的,但是在中国的抗战史范围内,把牺牲人数和抗战功劳划了等号怎么说也有些智商欠缺吧?关于抗战功劳大小,我以为这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就是看谁家从日寇手里夺回的国土多,谁家从日寇铁蹄下解放的人民多,谁家的抗战功劳就大!除此而外,什么牺牲多,什么将军死了多多少,杂七杂八的破烂都是阎王爷的告示——鬼话连篇!

抗战之前,“共军”的地盘只是陕北一隅,但是,抗战结束后,“共军”在华北的地盘遍及晋、冀、鲁、豫、察各省。这些地盘肯定不会是日寇拱手相让的么!是和日寇反复较量夺来的么!这是功劳么!

“国军”呢?22次会战丢了多少地方?“打通大陆交通线”又丢了多少地方?夺回多少国土?解放了多少人民?这个账怎么算?算功劳?算苦劳?算疲劳?还是算“肺痨”?我看,算“肺痨”差不多!国军打仗的能耐也就那样!

丢了多少地盘给日寇,抛弃多少人民被日寇屠杀蹂躏,居然也有320万的军人伤亡,这个账无论如何按着军事常识来看,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国军的“总扛把子”——蒋公没有任何军事素养,所以领导着一群饭桶概率极高的将军们尽打“菜仗”。除此而外应该也没别的原因。

如果不承认这一点,而认为蒋公军事素养极高,国军将领个个是军事行家,却打出个320万的军人牺牲换来大片国土沦丧的“战果”,那么,认定蒋公抗日其实是在刻意放水,这个也是可以的啊!可是“花粉”、“果粉”,和高层级学校里的冯玮们承认么?

到底国军惊人的伤亡怎么来的?

话说1937年八·一三上海抗战打到了十月份,国军已有颓势,蒋公当时也有意向苏南既设国防工事线撤退。但是在十一月一日夜十时许,蒋公却改变决定,在南翔一所小学内召集师以上的将领开会。会上它说:“这次会议,对国家命运关系甚大。我要求你们作更大努力,在上海战场再坚持一个时期,至少十天到两个星期,以便在国际上获得有力的同情与支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