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易中天谈信仰觉得很别扭

邋遢道人 2017-04-23 浏览:
易中天一点不比当年刘将军的论述高明,虽然他的定义——“信仰是对超自然、超世俗之存在的坚定不移的相信”并无太大毛病,但他接着的论据:中国“没有创世神,就没有终极创造者,没有终极关怀,就没有彼岸概念,因此我们无信仰”,就脱离了定义,完全是狡辩。

朋友转来一个易中天谈信仰的微信视频,问贫道啥意见。一是当时不在网络环境下没打开看,更多原因是觉得易中天这种人谈信仰很别扭。因为贫道过去的感觉,易中天本来就是个敷衍趋势之徒,为了投靠主流可以做完全失去人格的表演。这类人谈啥都可以,最好不要谈信仰这类神圣的东西。可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谈了,还到处传播。

看视频费时间,用百度搜了一下,原来他谈的所谓信仰,无非是烫了一下刘上将前几年就煲过的剩饭:因为中国没有一元化的宗教,而西方国家一直有占统治地位宗教,因此中国人没有信仰。通篇讲演没有提这些观点实际已经有人详细说过,而且是地位相当高的人。当然,别人研究过的东西,易中天再说一遍也不算剽窃,但他这种当做自己新发现一样做学术报告,还真少见。

听说易中天谈信仰觉得很别扭

易中天一点不比当年刘将军的论述高明,虽然他的定义——“信仰是对超自然、超世俗之存在的坚定不移的相信”并无太大毛病,但他接着的论据:中国“没有创世神,就没有终极创造者,没有终极关怀,就没有彼岸概念,因此我们无信仰”,就脱离了定义,完全是狡辩。

符合超自然,超经验,超世俗的精神活动并不仅仅是创世神话,来世观念,灵魂出窍,祖宗荫护等信念一样是超自然超经验的精神活动,甚至是神学逻辑的基础。中国人这些超验的精神活动从古至今都很普遍,怎么能说中国人缺少信仰呢?其实,无论中国还是西方,甚至太平洋岛国都有自己的“创世神话”,这些神话都算不上“科学解释”。创世神话的出现远远早于现代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道教都属于现代宗教)。中国与西方的区别是:2000年前西方现代宗教产生时把这些神话纳入自己的体系,而同期产生的中国道教没把女娲纳入自己的神仙体系,而是把道家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作为自己的创世说了。

因此,这里只存在拿谁当坐标问题,不存在谁缺少“迷信”观念问题。拿猪做标准,易中天可以嘲笑贫道“你咋没前腿!”;拿人做标准,贫道可以嘲笑易中天“你咋没有手!”

易中天的另一个理由是中国并无占统治地位的宗教,宗教信仰是多元的。于是得出“多种信仰即无信仰,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的结论。贫道发现,这些所谓精英最喜欢在逻辑上玩儿花招,这段话完全偷换概念嘛!“多种信仰”是指中国人可以分为不同的群,不同群信会仰不同的宗教。打鱼的信妈祖,猎人们祭山神,市民们信城隍,家庭主妇祭灶王。着念佛的中国人不会同时拜吕祖,信基督的没有去麦加朝圣的。“多种信仰”的是整个中国人,但单个中国人并不“什么都信”!

就这么点小把戏也拿出来骗人,真没劲透了!

易中天第三个理由是中国人的信仰有“实用主义”倾向。确实,今天不少人信佛礼佛有功利心,但并不见得所有礼佛的都有功利心。而且今天信佛的有功利心,不见得以前念佛的也有。就像今天“信共产主义的”真的很少真信的,但不能证明50年前是不是这个比例。最主要的是,易中天从头到尾没敢说西方信基督信穆罕默德的是不是也存在这个问题。如果易中天读读《十日谈》,恐怕不敢这么理直气壮的!

说自己想说的,不说必须给读者交代的,这也是编瞎话十八种方法的一种而已。显然易中天不止会偷换概念等办法。

最可笑的是,易中天最后一段说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进入了市场经济的阶段,处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从古代到民国,我们的经济基础一直没有大的变化,所以儒家伦理在民国时还有维持作用。阶级斗争的价值和计划经济吻合。现在进入市场经济阶段,我们没有了符合中国国情,既能够延续中华传统又适合市场经济的核心价值体系。”

据说易中天还要写中国古代史,读完这段贫道觉得易中天该干嘛就去干嘛,别以为因为说书说的是历史就是历史学家了。

“进入市场经济”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那么“古代到民国”一直没变的“经济基础”是什么经济?而市场经济合适的核心价值体系又是什么体系?是信基督好还是信主合适?

易中天现在混得不错,写书赚得盆满钵满,又投靠了茅于轼风风光光。但差不多就行了,不要什么都占。品德都这样了还谈信仰,真□□□□□□□!(此处删除7个字)

这个南怀瑾说的“失心疯”时代,究竟是“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还是“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其实是每个文化人需要考虑的问题。当然,说书的不算!

附2011年写的一篇关于易中天的文章

易中天风光入伙主流圈和他的投名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