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与媚俗——莫言小说品格与风格概说

王小钰 2017-03-25 浏览:
无论是品格与风格,莫言作为一名作家都是难以令人满意的。在莫言的眼里,从来没有高尚的民族品格,从来没有积极向上的大国风范。对当代史的虚构和诋毁,对低级趣味的追逐——谎言与媚俗,构成了莫言写作的主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谎言与媚俗——莫言小说品格与风格概说

文学是什么?对此,古今中外说法不一,无法一一列举。但是,这个简洁的定义还是说明了文学的基本特征:“文学是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表现作家心灵世界的艺术。”反映现实、表达心灵,涵盖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大创作派别,与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中的表述也是一致的。

文学的定义,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解读我们一直关注的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作品。今天,我希望理论层面的解读能为更多的读者带来对莫言作品更深入的体会。无论您是否阅读过莫言的作品,或者只是通过我的介绍,从引文中部分了解了他的作品,本文都希望给您带来一些思索,一些感悟。

一、镜子与品格

文学是现实的一面镜子,应当记录现实、反映现实,向读者传递现实中读者未能亲身体验过的人生经验。然而,通过作家的创作来反映现实,必定是被作家的思想过滤过的现实,而不是原初状态的现实。我们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现实是有限的,而讲述故事的方式则是无限的。因此,作家的态度和品格、胸怀,就决定了作品的品格。作品的“品格”,在于作品对于事实的反映是否忠实,对于历史的再现有没有说谎。它是现实主义文学所必备的基本要素。而作品所采用的艺术手法、具体的故事情节、用于描写的辞藻是否足够优美,都是作品“品格”之外的附庸——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在本文中,我将举以下几个例子来说一说莫言作品中对历史事实的讲述方式。莫言作品的时代跨度,大致从晚清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莫言的几部主要的长篇小说中,《檀香刑》是民国初期题材,《丰乳肥臀》从抗战时期写到解放后,《红高粱家族》重点在抗战时期,《生死疲劳》是土改题材,《蛙》从解放后写到改革开放时期,《天堂蒜薹之歌》、《红树林》、《酒国》、《四十一炮》都是改革开放时期的题材。莫言对于历史和时代的看法秉持了前后的一致性:即对主流历史观的颠覆和反叛。

被当代大多数人所认可的历史观,在我们的时代中,是作为正能量存在的,也是我们的教育和宣传所必须坚持的常识性观点。少数的个人,以“私人叙事”的方式,试图颠覆属于我们时代的主流叙事,在当今允许言论自由的时代,当然无可厚非。但我们对其的批判一样无可厚非。无论莫言的小说在“文学性”方面成就如何,我们依然可以对其作品的品格进行客观评价。

莫言对主流历史观的颠覆和背叛,体现在他对各个时代历史事件的的描写当中。《檀香刑》是莫言长篇小说中所写的年代最早的一篇,以1899年高密县境内爆发的农民领袖孙文领导的大规模农民抗德阻路武装斗争为背景,敷衍了一个情节荒诞不经、场面暴力血腥、结局惨绝人寰的故事。德国侵略者及其所雇佣的洋奴在修路过程中严重侵害了沿线群众的利益,引发了高密人民的阻路抗德斗争,被莫言写成个别殖民者调戏“孙丙”之妻引发的冲突,并编造了起义领导者投奔义和团,自称岳飞附体,设立神坛,烧符喝香灰等荒诞不经的情节。时任山东巡抚袁世凯请出已经退休的资深刽子手赵甲,设计了无比残忍 “檀香刑”处死孙丙。莫言的问题在于,他的立场始终站在对统治者尊重、服从的角度,对民间的反抗者保持了极大的心理距离。他是作为袁世凯、德国总督克洛德、侩子手赵甲的同盟者出现的叙事者,他的叙事重点,则放在酷刑实施的过程上。

抗日战争是莫言小说中浓墨重彩描绘的部分。莫言的成名作《红高粱家族》便是以抗日战争为重点的作品。此外,《丰乳肥臀》中也有大量篇幅描写抗日战争。可能是受到“普遍人性化”观点的影响,莫言对侵华日军屡屡出现美化倾向。在《丰乳肥臀》中,莫言借上官吕氏之口,说:“日本人不也是人吗?日本人占了东北乡,还不是依靠咱老百姓给他们种地交租子?”“他们也不想想,日本人不是爹生娘养的?他们和咱这些老百姓无仇无怨,能怎么样咱?”莫言不仅混淆外族侵略和本国政府统治的区别,还设置了日本军医救活上官鲁氏母婴三人的情节,证明“中日亲善”的存在。在《红高粱家族》中,莫言多次将日本兵描写为“年轻漂亮的小伙子”、“面孔清癯”、“善良”,甚至在一名日本兵要强奸余占鳌的情人“恋儿”时,还借恋儿之口这样写道:“他面孔清瘦,鼻梁挺拔,尖陡,眼睛黑亮,很像个口齿伶俐、见多识广的读书人。”

对抗日战争中浴血奋战的共产党人,莫言素无好感,也极少有正面描写。《红高粱家族》中的八路军游击队被污蔑为披着狗皮作战、学狗叫的“一群狗”。《丰乳肥臀》中,鲁立人领导的抗日队伍“爆炸大队”被写成不打日本人、经常和其他抗日队伍火拼、内部管理混乱的队伍,还称其“抗日抗日,抗得花天酒地”。在转移行动中,莫言还描写了军队干部殴打农民,强占运粮车的情节。在《红树林》中,莫言将打入敌人内部的共产党员马刚称之为“叛徒”。这些都和对日本人的描写形成了对照,让人对于莫言的立场产生了疑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小钰
王小钰
察网专栏作家